孤守高山的发射台值机员:一人,一山,一塔,一万多日夜

发布时间:2024-02-22 22:50:27 来源: sp20240222

图为额日和查看信号输入输出情况。马彦伟 摄

   中新网 锡林郭勒11月22日电题:孤守高山的发射台值机员:一人,一山,一塔,一万多日夜

  作者 奥蓝 宋红梅 郭晓娟

  初冬,大雪覆盖茫茫锡林郭勒草原,万籁俱静。清晨4点,天空还未有一丝光亮,额日和就来到机房查看广播节目转播是否正常,查看转播的电视频道画面和声音是否正常,记录日志,检查天线和变压器有没有故障……直到当天所有频率频道停止播出,他才结束一天的工作。

  色日崩(蒙古语,意为若隐若现)山,高1240米,是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海拔最高的山。山上有一座发射台,覆盖全旗2万多平方公里、7万多名群众的广播和电视信号。

  额日和已经坚守了30多年。“择一事就要终一生。条件的确艰苦,生活也寂寞,但我从未后悔成为一名值机员。”

(资料图)图为刚参加工作时的额日和。西乌珠穆沁旗融媒体中心供图

  1992年,22岁的额日和毕业后被分配到西乌珠穆沁旗额尔登宝力格广播电视发射台成为一名值机员。发射台在距离旗政府所在地数十公里外的一座无名山上。

  那时没有互联网,看电视、听广播是草原深处牧民最常见的休闲。

  为了让信号覆盖得好,西乌珠穆沁旗最高的色日崩山上建了发射台。2000年,额日和被调到这里。山上只有3间房子,周围没有村落、没有人烟。

  高山上值守,额日和必须面对两件事情:没水和孤寂。色日崩山上没有水井,离居民区又远,吃水用水只能靠拉水储水。到了冬天,大雪封山,水源补给不上,额日和还要化雪水作为饮用水。

  一个人的寂寞、孤独很是难耐。最开始,额日和负责的频道只有中央一套节目,下午6时转播至第二天凌晨1时许。白天空闲时间他就下山帮牧民修电器、打草、喂羊。

  “只要力所能及,我都帮着干。”额日和回忆说:“那样就能见到人,能正常交流。帮助牧民的同时,也排解了我的孤寂。”

  值机员的工作不仅没有节假日和周末,只有“5+2”和“白+黑”。

  30多年来,大部分的春节额日和都不会下山,都是家人上山来陪他。“山上过年很简单,年味并不浓。没有邻里拜年,因为防火还不能放鞭炮。”

(资料图)图为妻子和儿女来山上陪额日和过年时拍摄的老照片。西乌珠穆沁旗融媒体中心供图

  2015年,国家实施改善高山台站基础设施建设,色日崩发射台新建200多平方米机房,后来还陆续引进了多台先进设备,广播电视节目也增加到十几套。同时,还修建了上山的公路,打了机井,配套了带有卫生间和厨房的生活区。自此,额日和结束了拉水储水的吃水生活,再也不用住在发射区隔壁了。

  额日和的工作仍跟之前差不多,每天准时清洁发射机房,检查设备设施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同时自学新设备的使用方法。

  30多年来,他手中学习的资料和设备使用说明书已经积攒了厚厚的一大摞儿,被他摩挲得起了皱儿、卷了边儿。

  2022年,他的妻子也跟着他来到山上,额日和终于结束了多年独自一人坚守的日子。夫妻俩闲暇时在山上种种菜、养养猫、看看书、吹吹心爱的口琴,生活惬意自在。

图为额日和每日认真记录的色日崩发射台地面数字电视发射机日志。郭晓娟摄

  在高山上值守的31年里,额日和从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变成了年逾半百的沧桑大叔。一山、一人、一塔坚守了11000多个日日夜夜,累计安全转播广播电视节目超过16万小时,零误差完成重大节日、重大活动、重大会议的转播。

  如今,年过半百的额日和最大的愿望就是培养好新人。

  目前,他正在培养两名新人,都是“90后”。

  韩宏宇2019年考入西乌珠穆沁旗融媒体中心技术部,如今已是技术骨干。他告诉记者,从最开始对发射机台没有概念,对设备一窍不通、无从下手,到如今的得心应手,全因为额日和师傅的悉心教导。“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吃苦耐劳。这是额日和师傅教给我的最宝贵的精神。”(完)

【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