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最能抓逃犯的PTU 也是给人温暖的警察叔叔

发布时间:2024-02-28 11:36:40 来源: sp20240228

  他们是最能抓逃犯的PTU 也是给人温暖的警察叔叔

  本报记者跟随特警PTU巡逻,听到了一串有意思的警察故事

  听说过各地的明星演唱会上特别能抓逃犯,那你是否听说过全天候特别能抓逃犯的杭州特警PTU?杭州特警PTU,官方全称叫杭州市公安局直属治安防控机动队,实际上是由杭州特警的几个大队轮值的,每次轮到就是执勤一整年。

  今年轮值的杭州特警四大队特别能抓逃犯,截至目前已经抓获各类在逃人员141名,盘查核查14万余人,处置突发警情797起,其中最突出的是魏泽峰、陈顺禄巡组,抓获在逃人员30人。

  近日,在京杭大运河边,记者找到了最能抓逃犯的魏泽峰巡组,跟着PTU去了杭州火车东站等多个巡区跟拍日常工作,在此过程中,记者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小故事。

  火车东站20万平方米空间的指路人

  魏泽峰说,PTU巡组每次在街头巡逻,接到最多的求助就是问路。

  杭州东站作为杭州的特大交通枢纽,仅仅是到达层就有20万平方米。车站的东西两个广场都能搭乘公交车,分别还有网约车和出租车接驳点,地下还有地铁站。这巨大的空间,哪怕道路指示做得再多再明显,对于不常出门的人来说,都是困难重重。有时候车子到了,乘客却说不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也找不到司机所讲的停车位置,或者一不小心走错道导致绕一大圈、重复安检。

  在魏泽峰的记忆中,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经常要帮忙接电话、确定地点坐标,他们通常也会好事做到底,把客人送到上车点。

  8月20日,一个女大学生从桐乡坐高铁来杭州,要转车去河北张家口,却在火车上遗失了手机,买不了票也联系不了家人。找PTU巡组求助以后,魏泽峰帮她买了最近一趟第二天傍晚发车的车票,考虑到两天时间没有手机不太行,他下班后找了一个自己的旧手机给女大学生送去。幸好女孩在第二天登车前收到了铁路客运部门辗转送来的手机,事后女孩和家人专门给杭州市长热线12345打去电话表扬这位警察叔叔。

  掏钱掏物救急,已经习以为常

  10月18日,魏泽峰巡组遇到一位老人在杭州东站附近的明月桥路边跌倒。将老人扶起后,发现老人行动困难,联系老人的儿子时发现对方正在新疆出差,赶不回来照顾父亲。PTU巡组把老人送回家,同时还当起了老人的“临时儿子”,在他的儿子返回之前每天登门看望照顾老人家。

  魏泽峰还记得有一次在汽车北站附近巡逻时,有位热心的路人过来说有一位视障老人要回江西老家但是身无分文,需要帮助。魏泽峰找到这位老爷子一问,他单身一人从南京来。听说老人还没吃饭,同组警员陈顺禄赶紧去给老爷子买了饮水和面包,再帮他联系了附近的祥符派出所,委托派出所民警将老人送往民政部门的救助站,再由救助站接力把老人送回老家。

  这样的事情太多,他们甚至都想不起来每一桩每一件发生在几月几日,只有个别登记在交接班记录上的事才留下了痕迹。

  总之,PTU警员不仅要自己掏钱掏物给群众救急,还要“搭”上下班后的时间,平时也经常参加各种志愿者活动,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习惯了。

  雨夜找回手机后,收到一份定制营养食谱

  6月30日晚上8时许,魏泽峰巡组在钱江新城一带巡逻后,把警车停靠在双菱路边,这时一个女孩哭着来敲车窗求助。

  女孩从市民中心下班,扫了一辆共享单车,路上突遇暴雨。她决定冒雨前行,没想到途中落了手机。发现后,她沿原路返回寻找,雨越下越大,天越来越黑,路面也很难看清,找了许久未果,她的情绪逐渐崩溃。

  女孩事后回忆说:“突然间我看到前方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警车,闪着红蓝相间的灯光。我想起从小回荡在耳边的一句话‘有困难找警察叔叔’,在这样手足无措的时刻,这句话就像海上的灯塔一样指引着我,让我一下子燃起了希望。”

  听明白女孩求助的内容后,组员让女孩先到路边避雨,他们去找手机;寻找未果后他们又带女孩去了附近的凯旋派出所。魏泽峰持续地尝试拨打女孩的手机,最后电话在深夜里接通了。原来,捡到手机的人发现手机没电了,先把手机带回充电,然后才开机等候机主来联系。

  事后,魏泽峰巡组收到了一份特别的谢礼。原来这名女孩是位营养师,她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超认真地给PTU警员写了一份定制的营养食谱。“你们让我在大雨滂沱的夜晚感受到了温暖,在杭州这个城市感受到了归属感和安全感。”女孩在感谢信中这样写。

  抓捕也讲究“智取”,先劝投案自首

  除了接到指令在路上临时拦截、围捕的犯罪嫌疑人,PTU警队对于在逃人员的追缉也很有一套。在驻地,记者看到墙上密密麻麻的表格,四大张纸全都是今年抓获的逃犯。

  7月28日,PTU1号车章晔、马超巡组在钱塘人家附近抓获韩某,另外三位涉案人员钟某、华某和郑某也先后被抓获。这4个人是因同一个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子成为在逃人员,被杭州PTU全部抓获。

  四大队负责人李骏告诉记者,抓捕也是讲究“智取”的,“最好是能劝他们投案自首,实在不配合的,再动手抓捕。”

  “PTU的主要职责不是在路上巡逻以及处理紧急状况吗,为啥要去研究如何设计抓捕在逃人员、跟在逃人员‘谈判’要不要自首这种事呢?” 记者问道。李骏回答说:“警力永远不足,辖区派出所忙不过来,我们来帮忙。我们大队也研究了一套‘智慧’方案,就是专门缉拿各类在逃人员的,已经在总结经验、形成机制了。以后也可以跟其他PTU警队和同行进行交流,共享经验。”

  (钱江晚报 本报记者 陈蕾) 【编辑:付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