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丨贝克尔:为什么我看好中非野生动保交流合作?

发布时间:2024-03-05 06:10:50 来源: sp20240305

   中新社 约翰内斯堡10月28日电 题:为什么我看好中非野生动保交流合作?

  ——专访南非著名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南非野生动物和环境协会成员杰卡斯·贝克尔

   中新社 记者 王曦

  当前,人类对于大自然的保护意识与日俱增。作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近年来备受关注。特别是在非洲,由于野生动物资源极为丰富,该地区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如今正承受着越来越重的责任以及越来越多的挑战。南非著名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南非野生动物和环境协会成员杰卡斯·贝克尔近日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专访,畅谈非中野生动物保护交流合作的意义及前景。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中非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历程。

  贝克尔:非洲与中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交流合作时间并不算很长,但成效却非常显著。

  2015年,中方提出中非绿色发展合作计划,支持非洲实施包括野生动植物保护在内的100个项目;2018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发表的《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指出,中非将“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则支持“中非联合研究中心”建设和发展,重点围绕生态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等领域展开科研合作。

  近年来,非中在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气候变化和生物安全等领域广泛开展合作与交流。双方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一新兴领域的合作,既能够进一步丰富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内涵,又可以为全球环境治理提供助力。

   中新社 记者:在您看来,中非野生动物保护交流合作的效果如何?

  贝克尔:通过近十年通力合作,非中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取得了显著效果。让非洲人民记忆深刻的是,中国政府近年来强化了野生动植物保护立法,实施了生物多样性保护重大工程,终止了象牙贸易,严厉打击盗猎大象、犀牛等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非法交易;同时,积极开展保护野生动物领域的国际合作,同南非、肯尼亚等非洲国家签署了有关保护野生动物的合作协议,向坦桑尼亚、津巴布韦和博茨瓦纳等重要野生物种分布国提供了集装箱监测和野生动物保护装备,协助开展人员培训,极大助力了非洲国家提升保护野生动物的执法水平和能力建设。

长颈鹿在南非林波波省自然保护区漫步。随着南非入夏,南非长颈鹿群迎来活跃期。王曦 摄

  南非以及非洲人民,特别钦佩中国政府对于任何盗猎、走私野生动物制品的犯罪行为采取的“零容忍”态度。中方采取的严厉法律手段,有效震慑和杜绝了对非中野生动物的盗猎和走私等犯罪活动。中国的做法让非洲人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正是中国朋友们的帮助,让非洲大陆对于守住这片净土保持着信心。如今,已很少听到中国人在非洲、特别是在南非涉嫌参与盗猎大象、犀牛等濒危野生动物或非法携带、走私象牙、犀牛角等负面消息。

北京海关破获象牙走私案件。于江 摄

   中新社 记者:中非野生动物保护交流合作的意义是什么?

  贝克尔:野生动物的有效保护有助于当地生物多样性的延续。生物多样性的意义主要在于四个方面。一是有助于非洲减贫与可持续发展;二是对于非洲乃至全球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三是有效减缓非洲以及全球气候变化;四是有效推动新冠疫情后非洲经济的复苏。

  近年来,中国加强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生态文明建设理论和实践体系不断完善,这一点值得南非以及非洲学习,同时这也为非洲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参考。总的来说,非中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合作符合双方发展的现实需求与长远利益。

亚洲野象在云南普洱的曼中田雨林咖啡庄园嬉戏玩耍。龚海伦 摄

   中新社 记者:中非野生动物保护交流合作面临的问题有哪些?

  贝克尔:当前非洲生物多样性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威胁,主要来自经济、社会、生态等三方面,其优势正在迅速消失。这无疑让尚处于起步阶段的非中野生动物保护交流合作面临更多挑战。

  一是关注度相对较低。传统非中交流合作更偏向于政治和经济领域,对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等内容关注较少;野生动物保护具有跨国性、公益性和非政治性等特点,但负责具体执行的组织目前仍较少;非中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投入同样相对较低,相关金融机构多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等经济领域,而非野生动物保护方面。

  二是可持续性不够。野生动物保护合作需要长期持续的管理运营和资金投入,时间长且成效慢,因此可持续性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一方面,非洲国家普遍面临社会、政治不稳定问题;另一方面,野生动物保护涉及农业、旅游业等经济产业,容易因效益冲突等问题影响合作进展。

  三是话语权较少。长期以来,动物保护工作主要被西方主导,非中在这方面的话语权相对较少。这样一则不易让外界了解非中野生动物合作的真实性,二则也容易被西方媒体在舆论上“带偏”,这无形中会给双方的合作蒙上阴影。

   中新社 记者:中非野生动物保护交流合作未来路在何方?

  贝克尔:实践证明,非洲与中国在野生动物保护合作方面存在广阔的空间与前景。作为好伙伴,好兄弟,非洲应与中国携起手来,在未来时期利用双方的经验优势,打造野生动物保护合作平台。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健全非中野生动物保护合作机制;二是明确保护路径,完善非中野生动物保护合作体系;三是夯实非中野生动物保护合作基础,加强非中野生动物保护合作保障;四是协同创新,扩大非中野生动物保护合作影响力。

  正如南非知名科学家迈克尔·梅多斯所说,非洲拥有极其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生物物种,中国给非洲提供了大量资金和技术援助。如果管理得当,这些资金和技术不仅可以助力非洲经济发展并改善非洲民众的生活状况,也能极大推动非洲生物多样性保护并促进其可持续发展。(完)

  受访者简介:

  杰卡斯·贝克尔,南非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南非野生动物和环境协会、南非自然保护协会会员,近年来致力于中南动物保护交流合作。

【编辑:刘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