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文化思想的理论突破与历史贡献

发布时间:2024-04-21 20:28:04 来源: sp20240421

  习近平文化思想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文化篇,其形成和创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体系中,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习近平文化思想的重要地位,与习近平总书记在治国理政总体布局中赋予文化建设的地位,是相匹配和相适应的。将文化建设摆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上,是习近平文化思想的一个鲜明特征。

  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文化关乎国本、国运。习近平文化思想的提出,表明我们党充分认识到了文化建设对于宣传思想工作的关键性意义,充分认识到了文化建设对于精神文明建设的支撑性意义,充分认识到了文化建设对于巩固党的文化领导权的基础性意义;进一步表明我们党充分认识到了文化是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要抓手,是巩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手段,是实现用主流价值观教育人民、凝聚认同的重要载体。

  一、习近平文化思想对文化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性的认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深刻把握和丰富发展,是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系性的关键。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关系的哲学高度,深刻阐释了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协调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规律,深刻阐明了精神文明所具有的极为重要的本体论和认识论意义。在马克思主义的文化理论中,经济基础对于上层建筑归根结底具有决定性作用,但同时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也具有反作用力。根据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中的文化唯物主义派的看法,文化同时具有物质性和生产性,文化具有现实再生产的功能。因此,文化在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具有中介性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也在经济基础的归根结底的作用之外,同时发挥着某种程度的基础性作用。文化的中介性作用是促使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协调发展的力量,因此,文化建设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发挥着将经济、政治、社会、生态统括为一个总体的作用。在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相互作用中,文化作为中介性的力量,构成了实践的总体性。与文化在治国理政总体布局中的突出重要性相匹配和相适应,可以说,习近平文化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展现出强大伟力。

  二、习近平文化思想将文化建设摆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的内在需要,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新征程上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的深刻洞察和战略擘画。

  习近平总书记对于信息化条件下社会思想文化多元多样和世界范围内文化激荡交锋带来的文化安全问题,有着深刻的体察和全面的战略擘画。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宣传思想文化工作面临新形势新任务,必须要有新气象新作为。宣传思想文化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概括言之,一是经济长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带来的社会领域或者私人领域的不断扩张;二是信息化条件下传播媒介的快速迭代带来的新的传播规律。宣传思想文化工作面临的新挑战,就在于如何能够快速掌握新的传播规律,不断深入新的社会领域掌握文化领导权。文化具有遍布国家社会、公私领域的弥散性特征,我们需要充分认识到文化的物质性及其对于社会再生产的基础性作用,通过文化建设,全面掌握文化领导权。

  习近平文化思想对于文化建设在文化领导权和政治领导权建设中的作用,对于文化在政治、经济、社会诸领域中的基础性作用,进行了体系性思考,对于新时代新征程上的文化建设提出了系统性指引。

  习近平文化思想的创立,是在新的起点上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内在需要。对坚定文化自信的高度重视,是习近平文化思想贯穿始终的主题。坚定文化自信,需要确立起强大的文化自觉,树立起文化主体性。坚定的文化自觉,是文化自信的根本依托,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国家认同的坚实文化基础,是与其他文明交流互鉴的鲜明文化特性。文化建设的目的就是建设文化自觉和树立文化主体性,文化建设的宗旨就是坚定文化自信。中华民族经历了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阶段性发展,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亟需坚定文化自信,树立起精神独立的文化主体性,这是捍卫政治经济社会生态等领域取得伟大成就的根本保证。文化建设的使命,就是通过坚定文化自信,使我们从根本上避免由于丧失自我从而导致丧失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统合能力的问题。习近平文化思想将文化建设摆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上,深刻把握住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步。

  三、习近平文化思想将文化建设摆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突出位置,是对文化的教化功能的深刻把握,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重视文化教化作用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个着力”中,特别强调了“着力赓续中华文脉、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上,强调中国式现代化是赓续古老文明的现代化。习近平文化思想通过“第二个结合”的提出,集中表达、系统呈现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主体性。“第二个结合”是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根本途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第二个结合”中实现了激活与再造,成为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文明基础和文化底蕴。新时代新征程上的文化建设,需要我们深刻把握中华文明的突出特性,深刻认识中华文明发展规律,深刻回应时代需要和人民需求。

  习近平文化思想高度重视文化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作用,深刻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文化教化的政治作用的认识。中华文明在长期发展中形成了政治与教化、政治与伦理、政治与文化之间在共同目标之下相互支撑、相互成就的认识。政治与教化、伦理、文化之间互为手段与目的,共同打造出了天下文明的伟大格局。中华文明的这一特质高度契合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中关于政治领导权与文化领导权关系的认识。习近平文化思想对文化的基础性作用的高度重视,是习近平总书记运用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激活和再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典范。

  习近平文化思想为做好新时代新征程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担负起新的文化使命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和科学行动指南,为全面掌握党的文化领导权提供了体系性指引,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思想保证、强大精神力量、有利文化条件,为不断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奠定了共同思想基础。我们需要结合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意识形态理论,结合中华文明发展规律,结合党关于文化建设的理论史,深入把握习近平文化思想的体系性构成,为创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新文化贡献智慧和力量。

  (作者张志强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来源:新福建客户端 【编辑:房家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