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中国|泉州,东西交汇、古今交融的多元开放之城

发布时间:2024-03-04 12:15:07 来源: sp20240304

  初到泉州,游客的第一印象可能是这里的宁静以及当地人的谦逊低调,从而对当地的发展和开放水平有所误判。然而,只要去过一次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这些误判就会被全部推翻。走在街上,看到的越多,你就会越发好奇这个城市的历史。在泉州,房屋、寺庙墙壁上的一砖一瓦,都是可以窥见历史的秘密宝藏,能带你回到那个曾被东西方世界都所熟知的“橄榄城”(Zayton)。

  泉州在世界星图上的熠熠生辉始于宋元时期。随着造船业的发展,泉州成为海上古丝绸之路上的起点以及当时的全球贸易中心。几个世纪以来,这里一直是来自阿拉伯、波斯、印度、非洲、欧洲等地商人的圣地,以及旅行家和冒险家的心之所向。其中最有名的,自然是1257年来到泉州的马可·波罗,以及1346年到访泉州、随后撰写长篇游记的伊本·白图泰。这些商人和旅行家将他们的文化、宗教和艺术带到了泉州,为泉州的全方位繁荣做出了贡献,并在其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开放的泉州,展现了不同宗教、不同种族、不同文化共存的图景,成为东西方文明碰撞交汇之城。

  不同文明交融互鉴

  不同文明的和谐共处是泉州城市文化的重要特征。纵观整座城市,无论是随处可见的历史印记,还是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都在见证中外文化的和谐共振。

  泉州的博物馆里,成千上万件镌刻着阿拉伯语、拉丁语、梵语等不同语言的文物,以及伊斯兰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等不同宗教的墓碑,都在静静诉说这个城市对不同宗教和文化的兼收并蓄。

  在泉州市中心,开放包容的历史证据随处可见。在涂门街,阿拉伯建筑风格的清净寺静静伫立,饱览千年历史沧桑。而在几十米开外,就有一座关岳庙,这是中式传统风格的道观。诸如此类反映不同宗教共存的情景在泉州并不少见。站在泉州西街的一个十字路口,你会发现,东侧是佛教的开元寺,西侧则是基督教泉西堂。当你漫步在街道上,你会发现当地许多建筑的门窗有着阿拉伯风格的拱门形状和欧式花纹。

  在泉州,还能看到更深层次的跨宗教、跨文化共存的现象。不同宗教的礼拜场所相互影响,相互借鉴,这是一种高度开放。例如,在妈祖庙“天后宫”里,你会在后厅的入口处找到两根石柱,上面刻着印度教的雕花。在佛教寺庙开元寺里,也不乏印度教的元素。在回族聚居地郭厝村,有一座当地中式风格建造的郭氏宗祠。不远处的一座佛教寺庙里,却有着阿拉伯风格的香炉。因此,可以说,泉州的宗教和文化多样性已经达到了中华文明所追寻的有关和谐的理想境界。这也造就了泉州的独特魅力,为其城市品格赋予了人文精神。

  海丝精神历久弥新

  尽管“橄榄城”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6个多世纪,时代的烙印却仍鲜活地存在于日常生活中。

  在泉港区的一个工作室里,一位名叫林配宗的工匠是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的第十一代传承人。在宋元时期,福船被广泛使用。伊本·白图泰在游记中有所提及,并详细解释了福船的制造方法、操作方法和航行优势。林配宗致力于做好这项技艺的传承和推广,以纪念这些船在古代贸易中发挥的作用。

  在蟳埔村附近,游客们可以通过建筑和当地的生活看到海上丝绸之路的印记。贝壳覆盖的墙壁仍然点缀在各个街道上。蚵壳厝是自海上丝绸之路时代流传至今的建筑风格。据考证,蚵壳来自空舱的贸易船只,在风浪中能起到平衡重心的压舱作用。船只到达泉州港后,蚵壳被卸在港口附近,附近的居民们便拾来用作装饰外墙,从而形成了这个保留至今的特色景观。

  蟳埔村的另一个人文遗产则是簪花装饰,同样可以追溯到海上丝绸之路时代。据介绍,蟳埔女的簪花围与宋元时期泉州的阿拉伯人颇有渊源。簪花所用到的素馨花、含笑花等品种也来自阿拉伯国家。如今,走在蟳埔村的小巷里,你都能看到各个年龄段的女性头戴美丽的簪花。

  泉州是东西方宗教文化交融的鲜活例证,同样也反映出中国文化的开放性,以及包容外国文化、使其与本土文化交融和谐共存的能力。随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复兴,泉州在保持其多元性的同时,也成为中国与世界共商、共建、共享的典范。

  (【突尼斯】瓦利德 作者系人民网阿拉伯语专家,曾书柔译) 【编辑:梁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