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不言老 西部烁余晖——记北京交通大学银龄教师

发布时间:2024-02-29 08:59:28 来源: sp20240229

“我刚退休就到了新疆,几乎是无缝衔接。”2022年8月27日,刚刚退休一个月的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霍翠凤带着收拾好的行囊,搭上从北京飞往克拉玛依的航班。如今,一年支教期满后,她又毫不犹豫地续签了两年协议。

回想起作为银龄教师这一年的点点滴滴,霍翠凤感慨万分,“只要还有需要,我愿意在西部这片热土继续发挥余热!”

2020年,教育部启动高校银龄教师支援西部计划。在北京交通大学,不少像霍翠凤这样的银龄教师,放下惬意的退休生活,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奉献边疆,用实际行动为新时代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贡献交大智慧和交大力量。

“借着这个机会,让生命多一份体验”

“这里特别需要金融学专业的老师,你来吧,多一份和在北京交通大学不一样的体验。”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工商管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高洁的邀约,让霍翠凤在克拉玛依开启了一段与过去40年执教生涯迥然不同的新时光。

在支教期间,霍翠风分别为金融学和会计学两个专业的本科生讲授了《商业银行业务与经营》《现代货币金融学说》两门课程,并在授课之余承担了学科建设、课题结题验收等一系列工作任务。

北京交通大学退休教师霍翠凤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授课。校方供图

北京交通大学退休教师霍翠凤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授课。校方供图

对于青年教师,霍翠凤更是“手把手”地传授经验。

“一定要认真备课,先出教案讲稿,再做PPT”“课程内容既要开阔思路也要结合现实”……在霍翠凤毫无保留的付出下,这一年,工商管理学院/马克思学院的青年教师在学院的教学基本功大赛中斩获佳绩,她自己的学年工作考核也获得了优秀。

但当谈到这些硕果时,她却云淡风轻,表示只要看到学生、青年教师的迅速成长,想到退休后依然能为支援西部建设做些事情,就已经实现了人生价值的最大化。“要说成就感的话,这才是最大的成就感”。

“趁着身体还行,为家乡做一点贡献”

银龄教师黄晓鸣曾在北京交通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任教,谈及退休后到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支教的初衷,黄晓鸣直言——“故乡情结”。

北京交通大学“银龄教师”黄晓鸣。校方供图

北京交通大学退休教师黄晓鸣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校方供图

“我在新疆出生、长大,对这里的感情非常深。趁着身体情况还行,能够为家乡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感觉特别好。”

在克拉玛依校区,黄晓鸣负责给文理学院数学专业和石油工程专业的本科生讲授《复变函数与积分变换》。

虽然课程名称相同,但却是两门课。“对于数学专业的学生而言,这门课属于专业课,上课讲的理论更深、难度更大;对于石油工程专业的学生而言,这是公共课,课程内容的设计需要更加浅显易懂一些。”再加上西部高校学生的数学基础相对薄弱,黄晓鸣又根据当地学生的基础、结合不同专业的需求,重新设计教学方案,优化备课内容。

“同学们都很尊敬、喜爱黄老师。”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文理学院数学系副主任、青年教师李中岩表示,“在黄老师身上,可以看到什么是对课程用心,对岗位负责。”

“和年轻人一起,边教边学不断进步”

作为北京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退休教师,田立年退休后几乎一刻都没有停歇。2023年2月,他抵达克拉玛依,正式开启了作为银龄教师的新学期。

“我就是喜欢教课,就是喜欢继续在校园里,和老师们、学生们待在一起。”田立年坦言,校园的干净整洁、学生的文明礼貌以及学校对于银龄教师的尊重与重视,给自己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北京交通大学退休教师田立年与当地师生在一起。校方供图

北京交通大学退休教师田立年与当地师生在一起。校方供图

在克拉玛依,田立年主动承担了3个班的教学任务,一学期带了《西方政治思想史》《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以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社会实践》3门课程,课时量“比退休前还要多一些”。

“我上的课理论性比较强,一些概念如果不结合最新的热点来讲的话,很容易变得枯燥、晦涩难懂,加上年纪大了,一开始的时候很担心跟学生们有代沟”,田立年称,在克拉玛依支教的这段时间,他也是“边教边学”,备课的时候除了重读之前的书和材料外,还得不断地补充新鲜的事例,这样不仅可以拉近跟学生们的距离,也让自己的思路更加开阔了,心态更加年轻了。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田老师,我觉得是‘平易近人’”,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大三学生陈晟楠说,“在课堂上,田老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想碰撞的平台,他既愿意俯下身来倾听我们的想法,又能以一个学者和引路者的身份将我们的思维延伸至更深处。这也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同学喜欢上田老师课程的原因。”

“克服重重困难,圆一个西部支教梦”

“决定去西昌学院支教之前,我爱人、亲戚、朋友一开始都劝过我。”

提及当初亲人朋友的意见时,北京交通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退休教师李唐军说,“我是哮喘的老病号了,大家都觉得去大凉山这种艰苦地区,可能会不方便治疗。但现在病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我又早就盼着退休后能去西部地区支教,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说服亲人朋友后,李唐军的西部支教梦终于在2021年10月成真。

李唐军支教的地点在西昌学院北校区(主校区),那里校园环境优美,但实验室设施却不完备。

她负责讲授的《物理光学》和《激光原理》两门课程涉及的实验内容,大多无法完成。为此,李唐军多次在学院以及学校的会议上提出改进意见,呼吁加大对高频电路和大规模集成电路学生实验室的投入,与时俱进开设相应课程。她还鼓励学院的青年教师“走出去”,到一流大学去学习专业设置、实验室建设、科研进展等,回来后给当地学生提供更好的教育。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自教育部于2020年启动高校银龄教师支援西部计划以来,北京交通大学已累计选派10位优秀退休老教师支援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西昌学院各相关学院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北京交通大学退休教师李唐军在西昌学院。校方供图

北京交通大学退休教师李唐军在西昌学院。校方供图

在采访最后,黄晓鸣谈到,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政策的大力扶持,西部的硬件设施、生活条件,与内地差距正在逐渐缩小,未来一定会成为更多人实现人生价值的广阔平台。霍翠凤对未来两年的支教充满憧憬:“看到莘莘学子的求知目光,我坚定地认为要继续留下来,帮助他们成长成才。”李唐军希望,自己的行为能产生辐射效应,让更多的教师“走进来”,为西部地区教育的改善继续贡献智慧和力量。

(责编:李依环、熊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