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十年 年轻人大厂围城

发布时间:2024-02-28 11:51:18 来源: sp20240228

  移动互联网十年,大厂竞争的逻辑已经不是最初简单粗放的跑马圈地,降本增效、聚焦主业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识。但江湖,就是有人走有人来。

  2024年,依然有人因为各种原因义无反顾地选择大厂。他们或许也明白,“瘦”下来的大厂,是为了走得更稳、更健康,而他们愿意在依然不错的薪资水平、未来可以“向下兼容”的履历等条件下,陪着大厂走一段,顺便再“赌一把”。

  offer,又一张985“录取通知书”

  2023年11月底,字节跳动游戏部门朝夕光年的大裁员,成了当年互联网大厂收缩的“收官之作”。

  丰厚的N+1赔偿是大厂留给“同学们”最后的体面。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无数“接裁员”的希冀中,大厂好像真的不再是曾经那个“良配”。

  但数据又在说另一个故事:智联招聘发布的《2023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显示,在期望就业行业中,2023届毕业生期望去IT/通信/电子/互联网的比例为25%,稳居第一。

  58同城发布的《2023年毕业季调研数据报告》也显示,互联网行业因高薪、晋升机制透明等因素仍占据毕业生求职“C位”,有21%的毕业生准备或已经投身IT/通信/电子/互联网行业。

  “秋招是年轻人的第三次高考,而大厂offer就相当于985的录取通知书。”拿到京东财富AI产品经理offer的芸芸对北京商报记者作出了这样一个形容。

  不出意外,高薪仍是促使芸芸奔向大厂的第一因素。尽管没有透露具体的薪资水平,但芸芸说,这个offer是她整个秋招季以来开价最高的一个,对文科生来说已经非常可观。

  以阿里为例,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第三方薪资查询渠道观察到,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非技术类运营岗位的月薪在12—20K,根据定级不同,加上租房补贴和年终奖等,一年税前收入可达18万—25万元。更核心的技术类岗位也代表着更高的薪资。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居民年度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3.69万元。对20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拿到大厂的入场券不失为实现经济独立的第一个机会。

  薪资之外,也有人看中的是平台。上个月入职华为的小橙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硕士的时候曾有过多次创业的尝试,但是她也最终决定进入大厂:“做面向市场的东西,学习成熟的方法论。”为自己之后的创业积累经验。

  还有人看中的是大厂的“名片”。千辣即将入职某头部电商平台的人力资源团队,她知道这是她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却不会是她永远的工作,“在大厂的这段时间,意味着未来我去走其他的路,可以‘向下兼容’,在外界大家还是会觉得大厂出来的人能力比较强、效率比较高,愿意用的”。

  当然,大厂年轻化的氛围和扁平化的管理也是人们选择它的原因之一。总之真正的大厂,似乎并不如被外界构建出的刻板形象一般,完全留不住年轻人,它真实的处境更立体,人们对它的态度也更复杂。

  大厂,造神与毁神

  今年24岁的小宇常把自己形容为“大厂神话”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一代。

  他曾是字节跳动的一名校招生,现在又回到了传统行业:“大一的时候就知道,现在最赚钱的是互联网公司的岗位,而且也应该是秋招中能拿到的薪资最高的offer。”

  小宇大一那年,也是字节跳动的高光时刻。2020年3月,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之际,宣布组织全面升级。在新的组织架构中,张一鸣从字节跳动CEO变成了字节跳动全球CEO,两字之差,却已说明一切。

  事实上,2015年字节跳动、美团和滴滴组成的“TMD”就已成为除了BAT外新的抱团名词。2018年美团上市,年底其市值达到327亿美元。同年,字节跳动凭着火爆全网的抖音顺利拿到Pre-IPO轮的融资,彼时估值高达750亿美元。

  2019年,老牌互联网代表的阿里和腾讯市值分别达到了4557亿美元和3968亿美元。与此同时,拼多多、小红书、快手等独角兽也迅速成长。

  随着市值飙升和业务拓展,大厂用人规模也在迅速攀升。2019年,字节扩张至10万人,仅用了9年。而达到这个员工数量,阿里用了19年,微软苹果之类的老牌外企则用了40年。

  2023年11月底,拼多多市值一度超越阿里巴巴,成为美股中概股市值第一。

  “谁都牛过”,面对这一历史性时刻,马云曾罕见发声。

  这略带“酸味”的评价,既是对互联网一代“新王”换“旧王”的写照,也是互联网“周期”的真实反馈——2019年,也被认为是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尾端。那一年,“996、ICU”成为爆梗,打工人眼里的大厂形象,迎来一次彻底的颠覆,并延续至今。

  在秋招面试的过程中,京东的HR向芸芸透露,团队成员平均下班时间达到了10点多。“面试官最后加了一句‘但我们周末不加班’,好像双休是种福利一样。”芸芸说。

  “这几年,不止加班和裁员的名声传出去了,你也会发现,它给你的那些钱根本不值得你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小宇也如此回忆称。2023年,小宇通过校招项目拿到了字节跳动的offer,并定岗在今日头条中一条较为成熟的业务线。

  然而今日头条的上升空间已相对有限。曾有媒体报道,2021年11月,字节跳动在内部会议中提到,过去半年,字节跳动的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第一增长曲线今日头条接近亏损边缘。

  看中了大平台背书和高薪,也很看好蓬勃发展的电商业务,咖啡在2023年2月加入了阿里电商部门。但咖啡的工作体验并不好,当晚上11点半接到采访电话时,她仍在回复工作消息。“这不算加班,因为我们没有上下班这一说。”

  阿里作为传统货架电商的代表,其电商业务在2022年出现了5.2%的负增长。QuestMobile数据显示,自2021年2月拼多多日活跃用户(DAU)首次超越手淘后,从2022年2月到2023年2月,拼多多的DAU一直高于手淘。

  阿里为了改变现状,挖掘增量,2021年开始在淘宝平台内新增“逛逛”模块,做内容种草。但内容带货的压力一直不小。

  咖啡负责“逛逛”内业务的运营和营销,撮合促成达人和商家的合作。在她看来,她手头上新业务的增量数据几乎主要靠“包装”,而她本人更看重的是“实在的落地”。

  互联网“黄河路”的新故事

  《繁花》里,李李说,黄河路需要故事,宝总本身就有很多故事。现实里,互联网就像黄河路,大厂就像宝总,而AI就是金凤凰之后的至真园,是黄河路的新故事。

  移动互联网十年,记录过太多的历史性时刻,比如社区团购的“百团大战”、轰轰烈烈的“头腾大战”等,见证着互联网行业激烈的发展和竞争,而那些如法炮制的烧钱和大力出奇迹的打法,也成了“大厂神话”最直接的注脚。

  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吃的是流量红利。早在2016年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曾提到,当前互联网已经处于新阶段,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结束了。

  从拥趸到迟疑,求职者们的心态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大厂的“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流量见顶,大厂们不约而同地开启了“瘦身”之路,腾讯收缩了XR部门,阿里的达摩院放弃了自动驾驶,字节砍掉了pico和朝夕光年,京东的海外电商关闭了印尼、泰国站,网易的知识公路停运,快手“快看点”下线,还在增长势头上的小红书也关掉了福利社和小绿洲……

  马云“谁都牛过”的发言,其实还有下一句。他说,“但能为了明天后天牛而改革的人,并且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和牺牲的组织才令人尊重”。

  大象不是不能跳舞,但前提是一只健康的大象。大厂们聚焦主业、收缩副业的集体举动,又何尝不是一场以健康为目标的“去肥增瘦”。(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实习生 李苗 【编辑:刘阳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