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档案馆:罕见冰冻预警发布!7省或遭冻雨袭击 这种雨究竟有多危险

发布时间:2024-05-19 09:29:38 来源: sp20240519

  中国天气网讯 强寒潮天气强势来袭,罕见冰冻预警上线!昨天(12月13日)开始,中东部大范围雨雪和寒潮天气正式拉开帷幕,中央气象台时隔十年再次发布冰冻预警。预计受冷暖空气共同影响,陕西、湖北、安徽、河南、山东、贵州、湖南等地部分地区本周或陆续遭遇冻雨袭击。雨怎么会冻呢?冻雨到底是何物?有多厉害?中国天气网推出“天气档案馆”之冻雨篇,一起来听听它的自白。

  我叫冻雨,俗称“地穿甲”,也被称为“凝冻”或“凌冻”。说起我的名字,那可是相当丰富。南方一些地区叫我“下冰凌”,北方叫我“地油子”或“流冰”,贵州当地还称我为“桐油凝”。瞧我这知名度,请允许我傲娇一下。

  我拥有滴水成冰的“超能力”,特别擅长速冻万物,只要是我所接触到的物体都能瞬间速冻,像是“草木结冰”、“水晶包浆”等壮美景观都是我的杰作。被我封冻的物体颜值指数那都是相当高的,各个晶莹剔透,特别梦幻。

  传说中的“天上是雨,落地成冰”,说的就是我。我的诞生,往往伴随着强冷空气或寒潮,是冷暖空气交锋的产物之一。然而,我的形成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会随着海拔变化而变化,且变身需要满足三个条件。首先,需要强冷空气使得地面温度降至0℃以下;其次,还要有暖湿气流配合形成降水;更为重要的是,大气中必须存在一种特殊的三层结构,就像一块“夹心糖”一样,上下冷、中间暖。

  当我在海拔较高的高空冷层时,此时周围气温非常低,我会被“速冻”,以雪花或冰晶的状态存在;随后我会下落进入暖层,暖层受暖湿气流的控制,温度达到冰点以上,因此当我穿越暖层时,会融化成液态水滴;当我穿过冷层继续向下降落快到达近地面时,由于近地面温度在冰点以下,我又再次被迅速冷却成过冷水滴,遇到冰冷的物体表面,会立刻冻结成外表光滑而透明的冰壳。这就是我变身的过程。

  我常出没在冬春季节,从11月份开始到来年3月,都可以看到我活跃的身影,尤其是每年的1月至2月,是我出镜率最高的时期。我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东北三省、山东、河北、陕西、甘肃、贵州、四川、江西、湖北、湖南等地都不乏我的身影。不过我更喜欢南方,尤其是高山、湖区地带。像是著名旅游胜地四川峨眉山,从1991年至2020年,我平均每年去那儿超过110天,是我的度假常驻地。

  不过纵观全国,我最爱的还是贵州,这里有著名的“冻雨之乡”。贵州雨日多、地势高、水汽充沛,常形成冷暖冷的夹心层,我就喜欢这种湿润的气候环境。而贵州的威宁县可以说是我的常驻地,平均每年我会去42天,1月去得最多,达15天。在威宁,由我塑造的结冰厚度一般可达10至20毫米,最厚的时候有30至40毫米。

  人们常常把我和雨凇、雾凇混淆。其实我和雨凇是同类,我是一种特殊类型的降雨和天气现象,而雨凇是我的副产物,是一种灾害或景观,也就是人们常常看到的冰晶树挂。我不是雨凇形成的唯一原因,但有我就一定会形成雨凇。

  从形态上来看,我和雨凇都是过冷水滴附着在物体表面结成的冰壳,表面坚硬,且有一定重量,密度较大。雾凇则是乳白色冰晶沉积物,更类似于霜,密度小、重量轻。除了形态之外,雨凇和雾凇形成的条件也不相同,雨凇的诞生离不开低温天气,需要冷暖空气的参与,但雾凇则是由于周围环境长时间气温较低,大量水汽凝华而形成的。

  虽然我外表看起来美丽“动”人,但仍暗藏危险,是气象界里的一种破坏力较强的灾害天气,对交通出行、农业生产、电力通讯等方面的影响都较大,危险指数五颗星。下面一起来看看我的黑历史。

  当我降落到公路上,交通会因地面结冰而受阻,也会增加发生交通事故的几率。像2008年1月春运期间,我前往南方多地,湖南、贵州、安徽、江西等19个省区市部分地区多条高速路交通堵塞,上万车辆滞留。除了影响公路,当我出现在机场,航道结冰航班将无法正常起降,航空运输还常常因为引擎结冰而受到影响,威胁飞机飞行安全。

  当我降落到农作物上,除了附着的冰壳常常使得农作物受损外,与我一起相伴的低温天气还会使农作物遭遇冻害,比如冻死或冻伤作物幼苗、果树等。1984年1月,受强冷空气影响,贵州有10%提早抽苔的油菜受到冻害。为了减轻我的伤害,农民朋友可以加强田地保温管理,及时拉上塑料棚、塑料布等遮挡物品保护农作物。此外,还可以在我的高发期加强蔬菜大棚及牲畜圈舍的定期巡检,及时修补,以防发生损失。

  当我冻结在电线上时,电线遇冷收缩,再加上冰本身的重量、风力的作用,电线会产生绷断的危险,造成周围乡镇大面积停电。2020年11月,东北三省出现罕见冻雨天气,当地电力、网络全面瘫痪,局地断电断网超10小时。

  在预报员看来,捕获我的难度还挺大的,一般需要考虑大气温度的垂直结构是否具备产生逆温层的条件,以及水汽条件是否有利于降水的发生,而难点在于大气垂直结构上的逆温层不确定性大,难以判定是我还是雪。不过随着数值预报能力的不断提升,将为成功预报我的到来提供有力支撑。

  关于我的事迹就介绍到这儿,又到了我频繁出没的时段了。当你们在欣赏我所创造的美丽景观时,也要时刻牢记我可能带来的潜在风险,保护好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未雨绸缪、积极应对。(策划/刘珺 设计/魏来 数据支持/胡啸 张娟 闵裕秋)

【编辑:邵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