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危机与美国的“离岸平衡手”

发布时间:2024-05-19 03:23:15 来源: sp20240519

  【特别关注】

  红海局势紧张之际,伊朗展开新一轮公开军事行动。1月15日夜间,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对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发动导弹攻击,并发表声明称摧毁了以色列情报和特勤局(摩萨德)设在埃尔比勒附近的分支机构以及当地的“反伊朗恐怖组织”。伊朗“入局”,说明红海危机进一步激化、升级的风险正在成为现实。

  美英空袭加剧红海危机

  此前,美英两国战机在澳大利亚、巴林、加拿大和荷兰的支持下,于1月12日起,对也门首都萨那、红海城市荷台达和北部萨达省等地的多处目标实施了超过50次空袭和导弹袭击,称打击行动是“对胡塞武装持续袭击往来红海水域国际商船的直接回应”。联合国负责中东和亚太事务的助理秘书长哈立德·赫亚里警告,空袭可能导致红海危险局势加剧。

  此次红海局势动荡期间,美国组建“红海护航联盟”、联英空袭也门胡塞武装这两次重要行动,反映出在沙伊复交推动中东和解潮、美国地区霸权衰落背景下,美国应对中东地区热点问题的战术仍然以“联盟化对立”和“分而治之”为特点,彰显其维护自身战略利益的主要目的。

  红海航线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航线之一,其周边局势变化攸关美国及其盟友的切身利益。美国组建护航联盟的目的在于维护海上通道安全,进而维护自身地区霸权。海上通道若长期受阻,将对美盟友以色列和欧洲等国经济发展产生消极影响。另外,美国在巴以冲突中“拉偏架”、袒护以色列的行为招致国内外巨大舆论压力,为扭转自身在国际社会被孤立的情况,美国沿用在地区制造“联盟化对立”的战术,以“维护红海航运安全和各国贸易利益”为由,意图领导军事联盟,挑起针对胡塞武装的矛盾对立,转移国际舆论压力,达到遏制胡塞武装及伊朗的目的。同时,美国还可以借机强化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合理”地为以色列提供支持。

  然而,美国组建“红海护航联盟”的行为并未产生预期效果。从参与方的反应来看,各国加入联盟的整体意愿不积极,部分参与联盟的国家拒绝公开身份。此外,“护航联盟”的行动方案细节模糊,引发外界困惑和怀疑。欧盟国家也仅考虑出动配备防御系统的海军舰船为商船护航,并未将军事打击胡塞武装列入护航计划。还有部分国家在该问题上态度犹豫,不愿公开宣称与美国立场一致,担心自身在巴以冲突问题上背负舆论压力,造成外交困局,甚至面临遭胡塞武装报复的风险。

  仅从护航行动执行难度来看,以造价高昂的防空导弹拦截胡塞武装无人机袭扰的成本过高,是不可持续的护航方案。此外,护航任务顺利开展需要航运公司提前集结船队,配合护航舰队统一驶过红海航线,额外的高昂运营成本也会促使航运公司放弃红海航线,转而绕道好望角。

  总之,胡塞武装的袭船行为是巴以冲突外溢效应的重要表现之一,也是本轮冲突以来地区局势走向的关键节点。目前来看,胡塞武装支持巴勒斯坦的政治立场坚定,积极策应哈马斯对以色列的军事斗争。因此,巴以不停火,加沙危机风险外溢的进程就难以停止。为避免冲突进一步扩大,维护红海地区安全稳定,国际社会需要共同发挥建设性作用,推动巴以局势尽快降温并实现停火。美国组建“护航联盟”、空袭胡塞武装等做法不仅不能达到缓解红海地区局势的效果,反而可能激化地区冲突,加剧红海安全风险。尤其是伊朗新一轮公开军事行动被普遍认为是针对美国空袭胡塞武装一事的回应。伊朗“入局”或将鼓动伊朗支持的地区势力,导致红海危机进一步激化升级。

  美国是当下中东乱局的始作俑者

  为调控巴以冲突外溢效应下的隐藏风险,美国务卿布林肯近期4次访问中东,意图通过外交斡旋控制风险。布林肯在访问中强调了反对将巴勒斯坦民众驱离加沙、主张释放人质、防止巴以冲突外溢等美方立场,却无视中东国家要求加沙地区立即停火的强烈呼声。在访以期间,布林肯甚至表示支持以方“正当防卫”的权利,其自相矛盾的立场遭到地区国家普遍质疑和批评。

  就在布林肯结束最新一次中东之行的第二天,美英联军对胡塞武装发动空袭。通过打击胡塞武装,美国既可向国际社会展现其维护红海航运的“安全提供者”形象,又可以“分而治之”的一贯做法制造冲突,引发地区混乱,从而进一步强化对以色列的支持,维护自身的地区霸权和盟友体系。

  自奥巴马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国的战略重心逐渐脱离中东,开始向亚太地区转移,并侧重于拉拢盟友加入其全球大国竞争战略,拜登政府的地区战略也延续了这一趋势。此外,俄乌冲突引发的能源危机、油价上涨、通货膨胀等问题令美国的欧洲盟友疲于应对,美国的对外战略重心也因此进一步倾斜,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力和话语权日趋减弱。

  随着美国战略重心的转移,中东秩序重组已明显提速。沙特、伊朗于去年3月达成外交和解,带动整个中东地区多个曾经相互对立的国家实现关系“破冰”,地区出现和解潮。在中东和解潮出现以来,地区各国外交自主性不断加强,独立选择发展道路的意愿更加坚定,这也是拜登和布林肯在中东地区开展外交斡旋难见成效的原因之一。

  基于其维护地区霸权为基础的战略架构,美国不愿看到中东地区实现“区域一体化”或出现地区领导者。出于对抽离中东后自身战略地位下降、主导权减弱的焦虑,美国持续采取“联盟化对抗”和“分而治之”的战术策略,制造并扩大地区国家间的敌对关系,图谋以“离岸平衡手”长久控制地区局势。在此背景下,美国通过组建“护航联盟”和军事震慑等手段,图谋借红海乱局破坏地区各国合作进程,牵扯沙伊两国再入乱局,消解中东地区和平发展的良好趋势,进而提升自身地区影响力,维护自身地区利益和战略目标。

  (作者:侯宇翔,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东学院院长、教授)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