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一颗打破惯常的“炸弹”

发布时间:2024-04-14 16:12:27 来源: sp20240414

  不同于常规的影视化改编,浓厚的导演个人风格加持以及大幅度的“二次创作”——

  《繁花》:一颗打破惯常的“炸弹”

  阅读提示

  电视剧《繁花》由王家卫执导,改编自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金宇澄长篇小说《繁花》,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抓住时代机遇、努力打拼的主人公阿宝跻身商界后起之秀的故事。然而,不同于常规的影视化改编,该剧浓厚的导演个人风格加持,以及大幅度的“二次创作”,让它成为名著改编电视剧的一个“另类”样本。

  电视剧《繁花》热播,从居高不下的收视率到持续上涨的豆瓣评分,从“宝总泡饭”被深入研究到至真园的原型饭店苔圣园爆满,从问好要用“侬好”到要去上海旅游……无不彰显这是一部“现象级”作品。

  一部更像电影的电视剧

  王家卫拍戏,是出了名的慢。

  从1988年的《旺角卡门》至今,王家卫只拍摄了10部电影,但每一部都堪称经典。

  这次拍电视剧,很多观众认为是王家卫的“下凡”。《繁花》从6年前开始筹备,拍了3年,演员唐嫣直言:“像读了个研究生。”

  “王家卫导演是一个不怕烦的人。”在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办的研讨会上,原著作者金宇澄说。他陪着导演看上海,到处做“田野调查”。他发现剧组的美术老师经常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因为就算布景已经搭好,但导演找到一张老照片,发现这个景和照片里的不是一模一样,便会要求重来。“上海话里有一句‘做眉眼给瞎子看’,意思就是做事白费心思没人看得见,但导演会说‘我能看出来’。”

  电视剧原声说的是上海话,启用的都是土生土长的上海籍演员。为了还原上世纪90年代风貌,剧组向全上海发起了老物件征集。细到剧中人物的服装、发型、首饰,也都是影迷熟悉的王家卫“细节控”作风。更不用提剧中考究的镜头语言、光影艺术以及王家卫风格的“抽帧”画面,都让这部电视剧看上去更像是一部电影。

  “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繁花》的启示不仅在于用电影标准拍电视剧,更在于好的艺术作品永远都在寻找形式与内容的微妙平衡。”北京大学电视研究中心副主任吕帆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王家卫的确为《繁花》带来了电影质感,这对电视剧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也认为《繁花》是对国产电视剧的一个文化总攻,“王家卫重组了100年的上海影像,就像经过他摄影机的演员,全部焕然一新。演员被重新发明,电视剧被重新发明。”

  创造新的叙事空间

  在原著小说的基础上,电视剧《繁花》进行了大幅度的二次创作,还杂糅了其他几部小说在其中,几乎可以说是另一个故事。

  吕帆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复刻”和“二创”各有价值,但原著和改编的关系应看重三个标准:一是改编是否基于原著的写作旨意、精神内涵和价值观;二是两者之间是否有拉扯、互补、张力,从而诞生了新的叙事空间;三是这种新的叙事空间是否适合影像化的表达,是从容灵动还是刻意死板。

  “剧集对原著的‘只取一瓢饮’和对这‘一瓢’的充分再加工,恰恰在印证原著的丰富性和可能性。”吕帆表示。

  这部剧的编剧秦雯提到,自己是第一次在剧本创作前期经历如此“海量”的调研工作,“这对我未来的创作会帮到很多,我觉得这个东西是非常必要的。”

  开机之前有5稿剧本,拍摄过程中还在不断地修改、调整。从开机到关机的每一天,秦雯基本都在剧组。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她第一次产生了把二维的剧本建立三维影像的概念。她反反复复看自己写的剧,还在剧组里第一次戴上了老花眼镜,“实在工作量太大了。”

  个性浓烈的“炸弹”

  随着电视剧《繁花》的热播,小说《繁花》也在热卖。一个数据是,这本书在某电商平台的销量环比增长了38倍。

  小说《繁花》中反复提到“不响”,有人认为剧版《繁花》则“太响”。吕帆认为,这恐怕还是更多聚焦在影像风格,“如果更深入地看它如何表达感情、爱与命运,如何展现人性的复杂性,其底色依然是‘不响’,才会在叙事层面具有一种让观众不好描摹的‘失语感’。”

  “我认为没有必要捧一踩一,徘徊于原著与改编之争,恐怕把两部作品都看小了。”吕帆说,虽然有争议,但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讲是成功的,这也是一种文学的胜利,“换位思考一下,一位艺术大师要对另一位大师的作品进行二度创作,他必然有自己的野心和创想,原著也有可能因此获得一次新的生命。文学和影视创作各有其规律,但各美其美、美美与共才是对行业和观众更好的结果。”

  王家卫强烈的个人影像风格是把双刃剑,有人会因为“这很王家卫”而“上头”,也有人连前三集都看不下去。很多人认为这部剧个性过于突出,未来也不可复制,注定是一场行业的“烟花秀”。

  但吕帆认为,抛开个人标签和制作成本,更应该关注的是,这种美学观和方法论是否可以被更多剧集甚至其他艺术门类吸收、表达、再创新,从而促进整个产业更精致、更多元以及更繁荣。

  “《繁花》是一颗‘炸弹’。”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直言,这颗别出心裁、个性浓烈的“炸弹”,炸毁了中国电视剧界多年来形成的一种相对稳定的创作态势,颠覆了有些常态化、平庸化、舒适化和平静化的业界创作现状。

  “美国有一个作家叫威廉,他说人就像是永远坐在一个背向行驶的火车上,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过去。这部电视剧保存过去的人生,保存过去的形象、色彩,在这一块上和我本身的文学理念是非常相合的。”金宇澄说。(本报记者 吴丽蓉)

  来源:工人日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