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做出些原创性成果”(讲述·弘扬科学家精神)

发布时间:2024-02-28 16:45:28 来源: sp20240228

  朱松纯在工作中。   受访者供图

  人物名片

  朱松纯:1969年出生,湖北鄂州人,计算机视觉专家、统计与应用数学家、人工智能专家,现任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同时担任北京大学讲席教授和清华大学基础科学讲席教授,并任北京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智能学院院长。他长期致力于构建计算机视觉、认知科学乃至人工智能科学的统一数理框架,在国际顶级期刊和会议上发表论文300余篇;三次问鼎计算机视觉领域国际最高奖项——马尔奖;两次担任国际计算机视觉与模式识别大会主席。

 

  会收拾玩具、主动擦拭牛奶污渍、与人对答自如……1月28日,全球首个由价值与因果驱动的通用智能体——“通通”,通过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举办的“迈向通用人工智能前沿科技成果展”与广大观众见面,引发广泛关注。

  “这是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过去两年中的一项重要成果,标志着我们在通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迈出了关键一步。”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朱松纯介绍。

  近年来,朱松纯每天在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与一大批青年研究员、教授、学生们互动、讲课,开展一系列科研攻关……

  “科研过程中那种张弛有度的体验令人难忘”

  朱松纯出生于湖北鄂州梁子湖边的长岭镇。小时候,听城里来的人说计算机能和人下国际象棋,他感到十分好奇,长大了想当科学家的想法在年少的朱松纯心里默默扎根。1986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系。

  大学期间,朱松纯对人工智能产生了浓厚兴趣,不仅去旁听人工智能导论课程,还选修了研究生课程——神经网络课。大三时,他给生物系认知科学实验室老师写信,申请获得了参与早期视觉注意机制研究的机会……

  “可否构建一个统一的理论,来解释各种纷繁复杂的智能现象,实现通用的人工智能?”上大三时,朱松纯确立了自己的研究目标。当时,国内人工智能研究刚刚起步,参考资料匮乏。为了搜集资料,朱松纯和同学坐火车到北京,在国家图书馆复印了上百篇科研论文,装进双肩包里,背回学校,跟同学们一起研读。

  1996年,当朱松纯获得博士学位时,他已在相关领域崭露头角:他第一次用统计的方法,将困扰计算机视觉领域20多年的基础问题——“什么是纹理”,用数学模型准确地刻画了出来,以颇具前瞻性的眼光向领域内的传统范式发起挑战。

  “时不我待,一定要做出些原创性成果。”朱松纯说,因为科研任务很重,他经常在实验室工作到很晚,下班回家时,看着天上的皓月,心情格外舒畅,“科研过程中那种张弛有度的体验令人难忘。”

  “不仅要走原创技术路线,还要有一支自己的研究队伍”

  2020年8月底,在国外留学、工作多年后,朱松纯回到北京,筹办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想要在人工智能领域胜出,不仅要走原创技术路线,还要有一支自己的研究队伍。”为此,朱松纯入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打造全新的、本博贯通的人工智能课程体系,并积极推动成立北大智能学院。

  朱松纯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离不开与各学科的交叉发展。所以,他将人工智能学科的培养目标定位于“新工科”“新文科”的大交叉背景下的“通识”专业。

  专业课都教些什么?具体怎么教?拿物理课来说,如果只讲“力学”“电磁学”,没有涉及物理学的最新进展,不利于学生以后开展科研工作。“朱老师将物理课的课程大纲逐一分析,逐条明确知识点。”北京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李文新说,他还跟物理学院老师一起开展专题研讨,为学生量身定制授课内容。

  在朱松纯推动下,北京大学在元培学院建立了通用人工智能实验班,清华大学在自动化系设立了因材施教培养计划通用人工智能方向。

  “这种培养方案让我受益匪浅。”刘宇是清华大学自动化系2020级本科生,大一下半学期,他成为清华大学因材施教培养计划通用人工智能方向的第一批学生。

  专题讲座、暑期科研实践、科研实训营……刘宇除了系统学习通用人工智能所涉及的交叉学科,还参与形式多样的科研、人文活动。在导师的指导下,他从读论文、写摘要入手,开始了计算机视觉方面的科学研究。

  “用更好的成果回报国家,这是我们的责任”

  在一些科幻电影中,有一种智能陪伴机器人,可以陪主人公一起学习、玩耍。当主人公情绪失落时,智能陪伴机器人会安慰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与只能完成单一任务的智能体不同,这种智能陪伴机器人是一个通用智能体。这正是朱松纯孜孜以求的研究目标:打造具有自主感知、认知、决策、学习、执行以及社会协作能力,同时符合人类情感、伦理和道德观念的通用智能体。

  “要实现这一目标,就要改变以‘大数据,小任务’为架构的‘鹦鹉范式’,转换为以‘小数据,大任务’为架构的‘乌鸦范式’。”朱松纯解释,鹦鹉学舌是通过重复训练实现的简单模仿,是一种低级智能;乌鸦喝水看似简单,却属于自主推理行为,是由价值与因果驱动的高级智能,也是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趋势。

  在科技部和北京市支持下,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的组建工作进展顺利。在创建之初,朱松纯就希望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人工智能学科发展的根基,以原创技术路线,开展有组织的科研。创建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的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不少海内外科研人员的关注。

  仅两年时间,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就先后吸引200多人加入,组建了通用视觉、自然语言与人机交互、机器学习、认知计算与常识推理、多智能体、机器人等多个研究团队。“在一座大楼里,我们可以根据交叉研究的需要跟同事自由组合,合力攻关前沿课题。”研究人员杨耀东说,在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这个综合平台上,人才聚合的作用开始显现。

  “朱老师是一位很纯粹的科学家。”北京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助理教授朱毅鑫说,“经常看见朱老师坐在办公室里沉思,草稿纸上画得密密麻麻。对于学术前沿问题,他总是有独到的见解。”

  “做科学研究不能哪里热闹就往哪里钻。”朱松纯经常用自己的经历启发科研人员,“要做原始创新,有全局观和前瞻思维,预判科学前沿趋势,才能取得领先优势。”

  “不随大流”是许多人对朱松纯的评价。在参与“可解释人工智能”科研项目时,很多专家采用可视化深度学习方案,朱松纯则另辟蹊径,确立了全新研究范式。“起初别人都认为这是不切实际、无法实现的。”朱毅鑫说,在朱松纯带领下,这项成果最终被国际学术期刊《科学》和《科学·机器人学》同时刊登,被评价为“将人机团队合作领域的人工智能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一次,团队通过影视资料学习钱学森、邓稼先等老一辈科学家事迹时,朱松纯说:“他们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都能作出那么大贡献,用更好的成果回报国家,这是我们的责任……”

 

  记者手记

  用人文情怀滋养高水平科研

  办公楼过道上悬挂着书法作品,书架上摆放着文史哲书籍,诗词名句不时脱口而出……初识朱松纯,记者就感受到这位科学家身上浓浓的人文情怀。

  深厚的人文素养不仅让朱松纯在科学研究中受益良多,也为他打下了爱国、敬业、奉献的精神底色。科研工作者唯有志存高远,将个人理想与国家需要结合起来,才能做出顶天立地、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朱松纯的经历启迪我们:无论从事什么研究,支撑科研工作者走得更远的,则是求真的精神、探索的勇气,以及家国情怀与责任担当。

  《 人民日报 》( 2024年01月31日 06 版)

(责编:李昉、李依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