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白大褂大谈特谈两性问题 医疗科普短视频乱象调查

发布时间:2024-02-27 22:53:49 来源: sp20240227

  记者调查医疗科普短视频乱象

  穿上白大褂大谈特谈两性问题

  □ 本报记者 韩丹东

  “每天科普一个医学小知识。你真的会洗头吗?三甲医院医生教你正确洗头。”这是某平台上的一则医疗科普视频,一位身穿手术服的“医生”面对镜头,演示如何正确洗头,视频结尾还会说一句“健康科普看医姐,健康知识好理解”。

  评论区有不少人纷纷留言咨询“孕妇中期可以用二硫化硒洗发水吗”“请问一天洗头几次合适”……

  这样的医疗科普短视频如今在各平台层出不穷,内容多以两性话题、心脑血管疾病、食疗补身等为主。一些博主在获得大量关注后,还会将流量变现,向用户售卖药品和医疗服务。

  这些医疗科普短视频博主的医生身份究竟是不是真的?一边科普一边卖药带货合法合规吗?围绕这些问题,《法治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一些博主没有资质认定

  “这些关于肺结节的科普,一定要告诉身边有需要的朋友!”“三个小妙招让您远离心血管疾病”“长期喝酒身体会有什么变化”“男生需要知道的四个小知识”……

  近年来,医疗科普类短视频颇受用户关注,甚至有短视频教学医疗科普类短视频如何发布、引流,以至于用户只需搜索疾病名称,全国各地的“名医”就会出现在短视频中,科普病症特点、传授治疗方法。

  但这些身穿白大褂的博主真的是医生吗?

  记者注意到,在医疗科普视频中,大多数博主都有资质认证。如在一条名为“四个建议,希望对爱打呼噜的你有所帮助”的医疗科普视频中,不但出现医师职称,旁边还附有医院名称。记者在其主页看到,博主名为“上海华山耳鼻喉科××”,下方还有一行小字“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主治医师”。

  据了解,用户昵称下方的小字是平台的认证信息,而医生认证十分严格,必须为“公立三甲医院全职医生”或者“非三甲公立医院主治医师及以上职称”。不仅如此,医生本人还需完成个人资料上传等操作。

  但仍有不少“浑水摸鱼”的博主存在。这类博主将自己的医学经历、医学资质写在“个人简介”一栏,这样做的好处是无需审核。因为任何内容都会显示在个人主页上,这部分内容由博主自己编辑设置。

  在文章开头“正确洗头”的视频中,记者注意到,该博主在视频简介中特意备注了“三甲(医院)医生”,却未提供医师身份认证或医院名称相关信息。

  该平台还有一名叫“医者仁心”的博主经常发布医疗科普内容,在其个人主页也没有相关认证,只在简介中写着“一名基层妇产科主治医生,从医25年,擅长调理各种妇科疾病”。

  在浏览这些健康科普短视频时,记者发现这些博主大多穿着白大褂、以医生的形象出现在屏幕前,往往用“中医+姓名”的方式进行命名,并且在个人简介处注明了就职于某家医院和是否为公立,打着公立医院的名号来科普健康知识。从视频下方的留言来看,受众大多为老年人。

  没有认证的医疗科普是否安全,未认证就科普是否合适?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邓利强认为,没有医师资质的人进行所谓的“医疗科普”,实质上是将他处获取的医疗知识加以传播,构成洗稿,其行为有违道德,涉嫌欺骗公众。

  在北京大学卫生法教研室主任王岳看来,医疗科普中针对疾病的建议一定要有资质,但对于预防疾病,则不一定非要有医生的职业资质。

  传播焦虑有违医学伦理

  “就一个动作,拧紧开关阀门,男人越揉越猛”“红糖配上这个东西,20分钟金枪不倒”“每次××到一半想上厕所,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在某短视频平台,大量医疗科普视频标题“耐人寻味”,但凭借着不正经的标题,一本正经的“科普”,这些视频得到许多用户青睐,不少人留言称“我替朋友看看”“神医,助我重振雄风”。

  天津某三甲医院一名医生告诉记者,当前医疗科普内容逐渐庸俗,一味迎合“恶趣味”。部分短视频账号为赚取流量,不顾出镜医生自身学科背景,盲目追逐热点话题,甚至配以猎奇的文案,有悖于医疗科普的专业性与权威性。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一些医疗科普内容,以科普之名贩卖容貌、健康焦虑,传播缺乏科学依据的治疗、养生方法。

  家住天津塘沽的张大爷经常在短视频平台看一些“老人再不吃××就要出问题”“老人体寒赶紧买××药”的视频,看到视频里面穿着白大褂的人,自然认为是医生,说的话也当成“医嘱”遵守。有些药品、保健品,张大爷从未听说过,但博主将购买链接放在视频下方,点击就能下单购买。就这样,各种胶囊、含片、膏药贴被张大爷陆续收入囊中。

  张大爷还在短视频平台上关注了数位“养生专家”,每天观看养生视频。时间一久,张大爷刷到的短视频几乎都与医疗、健康相关,“这个专家说冬天不能吃××,另一个医生又说吃了好,我都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邓利强认为,医疗科普视频传播焦虑的行为是一种“伪医疗”,不仅违背医学伦理原则,还会造成一定人群的焦虑,甚至对医学产生怀疑。

  “精准投放贩卖焦虑的医疗科普,可能会使一些老年人成为主要的受害者。”王岳说。

  医疗科普带货愈发隐蔽

  许多博主在医疗科普视频上打上“该视频不推荐药物和治疗方案”等文字。事实真是这样吗?

  采访中,记者发现,一类博主在视频中会讲述自己如何治愈病人的故事,然后用自己的独家秘方来吸引粉丝;还有一类博主在科普时说一半留一半,让粉丝对隐藏的内容产生好奇。然后博主顺势在评论区隐晦地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社交账号,一些用户求医心切,便会联系该博主。

  根据对方提供的社交账号,记者添加了几个“好友”,对方均称自己为医生助理。说明来意后,有些“助理”会安排会诊,以发起视频通话的方式来诊断病情,赚取用户的问诊费,一般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甚至更高。还有一些“助理”会直接介绍药品多么对症,诱导用户买药。

  一名医生博主介绍,当前医疗科普视频的带货手法越来越隐蔽,有账号打造医学生、药剂师等专业人设,未经平台身份认证却身穿白大褂以专家口吻推荐产品。

  而《医疗广告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不得以医疗咨询类栏目或者节目发布或者变相发布医疗广告。《互联网广告管理办法》也规定,介绍健康、养生知识的,不得在同一页面或者同时出现相关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的商品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地址、联系方式、购物链接等内容。

  在邓利强看来,医疗科普视频中如果掺杂带货、推荐药品、就诊医院等行为,属于医疗广告的范畴。用医务人员的名义推广药品、医疗器械、诊疗方法或者带货其他商品等,其实相当于是用医务人员的公信力来背书,这种行为违反医务人员九项行为准则。如果广告涉嫌虚假、夸大宣传等行为,则违反广告法;如果在作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医疗科普文章或者视频下恶意捆绑广告,这种行为还可能侵犯了作者的著作权以及肖像权等。

  那么,在做医疗科普视频时应该把握什么样的尺度呢?

  邓利强认为,医疗科普应该是告诉大家一些疾病的注意事项、保健方法等。诊疗还是应该到医疗机构,在科普视频里不适合说诊疗方法,也不适合出具诊断、开药方。

  “让科普真正回归科普。”邓利强呼吁道,短视频和直播因为具有直观性强、互动性高、方便快捷的特点,已经成为健康科普的主要形式。数据显示,我国有73%的短视频直播用户曾经在手机端观看过健康科普类内容。其中42%的用户平均每周会观看1至3次健康科普视频。在如此庞大的人群基础上,如果医疗科普能够真正做到“唯科普为唯一目的”,对健康中国建设将会是很好的助推力。 【编辑:房家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