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加剧仇恨犯罪 欧美面临“巨大恐袭风险”

发布时间:2024-05-19 21:41:33 来源: sp20240519

  “欧盟国家在即将到来的圣诞节期间或将面临巨大的恐袭风险。”欧盟委员会负责内部事务的委员于尔娃·约翰松12月5日警告说,愈演愈烈的巴以冲突正快速向欧洲多国外溢,有可能进一步威胁多国的安全稳定甚至引爆新的恐怖主义思潮。

  不只在欧洲,持续蔓延的巴以战火也令美国社会针对犹太人、穆斯林和阿拉伯人的仇恨攻击上升到多年来未见的水平,族群仇恨与分裂进一步加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反恐问题专家李伟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分析说,欧美对以色列的偏袒造成此次巴以冲突愈演愈烈,加沙的人道主义危机也愈演愈烈,这引发欧美社会撕裂与族群对立,甚至可能导致“独狼”式恐袭等极端事件,而这些问题是欧美国家很难仅靠自身调整就能解决的。

  多国仇恨犯罪正在激增

  12月2日晚,一名法国男子在巴黎埃菲尔铁塔附近持刀袭击游客,致一死两伤。该男子被捕后告诉警方其发起恐怖袭击,是因为“对加沙地带当前局势感到无法忍受”。

  这起“独狼”式恐袭只是法国近期因巴以冲突加剧仇恨犯罪的一个极端事件。法新社报道称,法国约有50万犹太人,是欧洲犹太人居住最多的国家;同时,在法生活的穆斯林人数占法国总人口的一成左右,达到近600万人,是欧洲最大的穆斯林群体。据法国政府统计,在10月7日巴以冲突爆发至11月14日期间,法国已出现1500多起“反犹”行为,是2022年全年的3倍多。与此同时,法国穆斯林群体也表示,针对他们的仇恨言论正日益增多,法国街头出现多起支持以色列的示威游行。法国埃拉贝民意调查公司日前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79%的法国人担心加沙冲突加剧法国国内紧张安全局势。

  在英国伦敦,警方10月20日透露,自巴以冲突爆发后,“反犹”仇恨犯罪数量同比激增1353%,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同比增加140%。在德国,据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统计,自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德国已发生1800余起针对犹太人的犯罪事件,52%的受访德国公民认为当前德国社会蔓延的反犹主义现象令人担忧。

  这种恐惧也广泛存在于美国和加拿大等国。11月25日晚,3名巴勒斯坦裔学生在美国佛蒙特州伯灵顿遭枪击。11月6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千橡市的一场街头活动上,支持以色列与支持巴勒斯坦的两方阵营发生冲突,一位69岁的犹太老人被一名巴勒斯坦支持者重击头部致死。10月14日,71岁的伊利诺伊州房东约瑟夫·M·祖巴,在芝加哥郊外的家中刺死了6岁的巴勒斯坦裔美国男孩瓦迪亚·法尤姆……阿拉伯裔美国人反歧视委员会执行主任阿贝德·阿尤布对此表示:“我们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反阿拉伯和反巴勒斯坦情绪激增,这又是一个仇恨演变为暴力的例子。”

  事实上,自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全美已发生多起“反犹”和“反阿拉伯”的暴力事件。美国反诽谤联盟 (ADL) 记录了冲突前两周反犹主义骚扰、破坏和袭击案件数量,达到312起,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近5倍。同时,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也收到了774起投诉,是去年同期总数的3倍多。

  “战火”还从社会蔓延到了美国高校。10月7日当天,哈佛大学便有34个学生组织联合发表公开信,但因立场被指过于倾向巴方而成众矢之的。组织内成员不仅被贴上“反犹”标签、遭华尔街富豪威胁永不录用,连个人信息乃至家人信息都遭“人肉搜索”曝光。近日,包括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伊丽莎白·马吉尔、哈佛大学校长克劳丁·盖伊和麻省理工学院校长萨莉·科恩布鲁斯在内的多位美国知名高校校长也陷入“反犹”风波,她们因未能明确反对校园反犹主义而面临巨大争议,虽然马吉尔已辞职,但风波并未平息。

  美国国土安全部近期发布的评估报告警告,巴以冲突“几乎肯定”会增加美国国内的仇恨犯罪和有针对性的暴力威胁,并导致美国“中短期内面临高度威胁”。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他们采访近800名美国的阿拉伯人、穆斯林和犹太人后发现,在面对社区仇恨攻击不断增加的新现实下,许多受访者被迫通过各种方式掩盖自身种族身份,并改变了许多宗教传统。

  另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多伦多警察局局长迈伦·德姆基表示,在巴以冲突爆发后两周内,当地接到的犯罪报警电话增加了132%,“这反映出仇恨事件的升级,也加剧了公众的紧张情绪。”

  “我们正在为一段艰难的旅程做准备——不仅因为冲突的强度,更因为冲突的持续时间。”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布莱恩·莱文分析说。

  欧美偏袒以方加剧仇恨行动

  “巴以冲突实际上一直是国际恐怖主义所借用的一个借口。”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反恐问题专家李伟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

  作为研究巴以冲突与美国仇恨犯罪之间联系的少数专家之一,布莱恩·莱文在分析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统计数据后发现,在巴以局势升级期间,“反犹”和反穆斯林仇恨犯罪往往随之升级。“美国正在经历代际仇恨激增,其半衰期可能比以前由事件驱动的仇恨激增更长、更暴力。”莱文表示:“以色列与哈马斯冲突的强烈反弹导致网上谩骂和虚假信息激增,‘反犹’和反穆斯林的仇恨犯罪事件或飙升至10年来的最高点。就‘反犹’仇恨犯罪而言,这可能创下了美国的纪录。”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格拉茨学院“大屠杀研究和人权中心”主任阿亚尔·范伯格在最近的研究中发现,在2001年至2014年间以色列发起军事行动的几周内,美国各地的反犹主义事件数量增加了24%,反犹主义暴力和恐吓行为也增加了33%。“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被许多人认为是世界上最‘亲犹’的国家——美国,在过去的20年里,没有什么因素比以色列与邻国发生暴力冲突更能解释反犹主义的增加。”范伯格说。

  “现实情况是,整个2023年,恐怖主义威胁一直在上升,而中东正在进行的战争又将针对美国人的恐怖袭击威胁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日前警告说,该局担心国内和本土的暴力极端分子“将从中东事件中获得灵感,对普通美国人发动袭击”。

  对于巴以冲突加剧欧美仇恨犯罪,李伟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分析说,“以色列恃强凌弱”只是表象,背后更深层的原因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以色利毫无底线的支持”,进而导致巴勒斯坦人建国权、生存权和回归权等导致巴以冲突的根源问题长期难以得到解决。

  自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多次要求在加沙地带立即实施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草案都被美国一票否决。“美西方对于以色列的偏袒造成本轮冲突愈演愈烈,也导致巴勒斯坦的人道主义灾难问题愈演愈烈。这使欧美社会内部出现很多同情支持巴勒斯坦的抗议,一些人甚至采取暴力恐怖手段,这也导致了近期欧美‘独狼’式恐袭呈现上升态势。”李伟分析说。

  暴恐外溢态势或将持续

  为了防止族群撕裂演化为进一步的极端行动,欧美多国采取了包括取消“挺巴”集会在内的多项管控措施,而又激起国内民众进一步反弹。

  据美国VOX新闻网站报道,即将到来的2024年总统选举预计将使仇恨犯罪进一步激增。为了应对暴力事件与仇恨行动威胁,美国联邦调查局已启动计划,加强对各社区的监视。联邦和地方组织也呼吁政府和社区提供更多支持。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在内的美国多个州政府都设立了仇恨犯罪热线,为公民提供举报渠道。长期追踪“反犹”事件的反诽谤联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格林布拉特表示:“随着几乎所有类别的反犹主义事件全面出现,我们需要采取涵盖整个政府、整个社会的方法来应对这些令人不安的趋势。”

  欧洲多国也开始扭转此前“一边倒”支持以色列的立场,一方面试图稳住与以色列的关系,另一方面则在日益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和国际压力下重新思考外交战略。西班牙和比利时首脑此前已呼吁以色列承认巴勒斯坦国,德国总理朔尔茨也在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电话时表示支持向加沙地带提供更多人道主义援助。

  尽管西方国家采取了种种强化反恐的措施,但在李伟看来,目前欧美多国呈现出的恐怖主义威胁呈“独狼”式的总体态势,属于“个体的自我激进化”,因而,防范起来非常困难。

  李伟指出,欧美国家所面对的社会撕裂与族群对立是一种“结构性问题”,“不可能靠自身出台几个相应政策就能解决”。李伟分析说:“西方国家‘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和固有的‘反犹’思潮是他们自己内部滋生的,在这个方面,我认为西方国家并没有很好的应对措施,因而这些问题会在西方国家愈演愈烈,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欧美国家未来的安全与稳定,而这些问题欧美国家很难依靠自身来获得解决。”

  本报北京12月20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裴思童 记者 蒋天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