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名家坊丨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何以青春?

发布时间:2024-05-23 04:15:16 来源: sp20240523

   中新社 记者:路梅

  因不忍见昆曲式微,作家白先勇决心“做一出戏”以传承经典。2004年,白先勇担任总制作人兼艺术总监,两岸文化及戏曲界精英联手创作的昆曲大戏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首演;2024年3月,该戏原班人马回到台湾举办20周年庆演,依然吸引着新老观众,又一次引发热潮。

  20年来,在自称“草台班主”的白先勇带领下,这出戏的青春脚步走遍两岸及港澳,并走向世界,让已有600多年历史的古老剧种重新流光溢彩。如何让400多岁的《牡丹亭》重获青春?如何让20岁的青春版《牡丹亭》保持青春?近日, 中新社 “东西问”在台北就此专访白先勇。

视频:【东西问】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何以青春? 来源:中国新闻网

  歌颂爱情与生命 用青春与青春共鸣

  要为昆曲注入新的生机,白先勇认为在培养青年演员传承技艺的同时,培养青年观众尤为重要。把他们拉回戏院,重新欣赏与亲近本民族灿烂文化,他选中《牡丹亭》。

  “昆曲是中国表演艺术中美学成就最高的一个,它深入民间,是百戏之祖。”白先勇认为,晚明剧作家汤显祖的《牡丹亭》是“经典中的经典”,它歌颂爱情、歌颂生命,是个非常动人的爱情神话,“爱得死去活来的悲喜剧”。

2024年3月,青春版《牡丹亭》20周年庆演在台湾高雄举办公开彩排。杨程晨 摄

  “这个故事太美了,它本身就是青春的。”白先勇说,当时挑选的演员都是20岁出头年轻靓丽的,并且舞美设计要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观,才能让青年观众接受。

  “我们有个原则,即尊重传统而不因循传统,利用现代而不滥用现代。青春版《牡丹亭》是正宗的昆曲,保留着昆曲基本的美学和传统‘四功五法’(四功指唱、念、做、打,五法指手、眼、身、法、步),同时将现代审美的灯光、服装、舞台很谨慎地注入其中;编剧时只删不改,把55折浓缩成27折,演三天。第一天梦中情,第二天人鬼情,第三天人间情,三天的境界、演法、设计都不同。”

  青春版《牡丹亭》不仅首演轰动,多年以来所到之处都在青年观众中引发昆曲热潮,经年不减。这既符合白先勇的预期,也超乎他的想象。如今想来,是传统戏曲之美和故事中的情感打动了年轻人的心。“我觉得选对了。”

2024年3月,青春版《牡丹亭》20周年庆演在高雄举办公开彩排,白先勇介绍彩排内容。杨程晨 摄

  艺文精英组成“义工大队”

  怀着制作青春版《牡丹亭》的想法,白先勇“登高一呼”,获得了众多台湾文化艺术界人士热情支持,汇集成一支顶尖的团队。“我是义工大队长,后面有一个义工大队。”白先勇打趣地形容,并如数家珍道出许多名字,例如华玮、张淑香、辛意云参与编剧,导演王童挑起服装设计大梁,书法家董阳孜,画家奚淞各展所长,香港知名作家古兆申、文化学者郑培凯等作顾问。这个团队不计报酬做事,“都是因为热爱昆曲,也有抢救文化的使命感在心里。”

  当时苏州昆剧院正好有一批条件很好的年轻演员,白先勇请来旦角祭酒张继青、巾生魁首汪世瑜两位大师级演员“出山”,分别指导杜丽娘和柳梦梅的扮演者沈丰英、俞玖林。甚至戏服都请有经验的绣娘做手工苏绣,“我们非常讲究,一切都要最好的,当然花费很高,但效果也是最好的。”

  “我觉得是命运之手在后面推着我走,这完全是因缘。”他说,“我是写小说的,不是昆曲界的人,本来轮不到我做。我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横冲直撞、不受束缚地,只做觉得该做的事,原则就是要精益求精。”

  “我有一个信念,一流的人才才能做出一流的作品。”白先勇说,当时台湾、大陆、香港三地结合,相互取长补短,历时一整年打造出青春版《牡丹亭》,扎扎实实打了根基,下足了功夫,因而能够原班人马演出20年、将近500场,累计80万观众、走进40所高校,这是相当难得的事情。

2023年4月,青春版《牡丹亭》剧组校园见面分享会在中国传媒大学举行,杜丽娘扮演者沈丰英(左)和现场观众互动。易海菲 摄

  白先勇还记得,自己像个“草台班主”带着剧团到处“闯江湖”的一幕幕,团队的全情投入收获了观众的热烈回响。在大陆所到高校,学生们看完戏“就像接受了文化洗礼,脸上都在发光”,“他们围着我不让我走,跟我说,谢谢您带来这么美的昆曲艺术。我听了这句话,什么辛劳都没有了!”

  “草台班主”还带着剧团到美国、英国、希腊等具有深厚戏剧传统的国家去“踢馆”,演出同样受到极高评价。“可见昆曲的美学价值之高,是超越文化、超越语言,超越国籍种族的。”

  更让白先勇记忆犹新的,是在伦敦演出结束后,三位留学生找到他,一位来自北京,一位来自香港,一位来自台湾。三个人都红着眼眶,刚刚哭过。“三个人虽然背景不同,但看到中华民族的文化在异国大放光彩,青年观众心底的文化DNA被唤醒了,感动了。”

2019年11月,上海昆剧团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沃德维尔剧院上演昆曲经典曲目《牡丹亭》。德永健 摄

  薪火相传 不能抛掉自己的根

  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首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在白先勇看来,这正诠释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如今,青春版《牡丹亭》的演员已从青涩走向成熟,演技唱功“到了最好的时候”。白先勇一直告诫他们,一定要怀着使命感,把从老师身上学来的昆曲技艺传承下去。

  “我是念外文系的,也在美国教了几十年的书。当我回头看,很要紧的一点就是,先要有自己的文化根基。我们欣赏和学习西方文化,但不能抛掉自己的,否则怎么可能知己知彼?中华文化绵延几千年,它的灿烂、它的艺术价值,应该好好去梳理、重新评估。”

  白先勇认为,学校里尤其应该设立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因此,他坚持昆曲进校园,除了演出,他还在北京大学、台湾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都开设昆曲课程,就是为了让学生们知道,原来我们有这么了不起的表演艺术。

2019年7月,苏州昆剧院青年演员在天津一书店推介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张道正 摄

  20年光阴流转,最初的大学生观众已至中年,但青春版《牡丹亭》依然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的确是谁也没有想到,它会有这么旺盛的生命力。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白先勇思索的答案,这是一种人们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集体觉醒。当社会安定、经济发展,西方文化不断输入,年轻的大学生们内心也在寻求文化认同,“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们心灵中的文化构成究竟是什么?”

  白先勇认为,19世纪到20世纪中华民族经历了民族弱乱、家国破碎,但如果把落后挨打的原因归咎于传统文化,“那真是错怪了!”由此产生的民族文化衰落,以及人们对民族文化认同的混淆和破碎,成为很多人心中的隐痛。

  “所以,我做昆曲不仅是做一出戏,更是希望看看,有600年历史的剧种、有400年历史的剧目,搬到21世纪的舞台,是不是能‘还魂’,重放光芒?这是个试金石,我就试试看。哎!成功了!”白先勇说,可见我们文化中其他的也可以试试,衔接传统与现代,又不破坏和干扰它,让它浴火重生。

  白先勇表示,很高兴看到近年来大陆的小学生、青年人当中掀起国学风潮。“我相信,若干年后,经过传统文化的熏陶,我们会恢复自己的文化自信,这很要紧!”

2016年5月,北京故宫慈宁门前举办昆曲《牡丹亭》“唱响”故宫活动。杜洋 摄

  两岸合作 成功经验弥足珍贵

  “这不是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是大家的、公众的。”白先勇回忆一路走来的20年,对各界人士的付出与支持念兹在兹。“每每遇到困难觉得走不动了,‘天兵天将’就来了,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没有他们简直做不成。”

  “一出戏启动昆曲复兴,这在昆曲史上也是少有的。”白先勇撒下的种子,在两岸年轻人心中滋长。2018年两岸大学生共同演出校园青春版《牡丹亭》,成为他们永生难忘的人生记忆;台湾有一批热心人士一直在推广昆曲,在台湾培养了大量学生观众。

2019年2月,白先勇经典昆曲新版系列彩排记者会在台北举行,知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大陆演员俞玖林(左)、沈丰英便装表演《玉簪记》片段。孔任远 摄

  此次回到台湾举办青春版《牡丹亭》20周年庆演,白先勇希望能让新一代年轻人重新发现本民族文化的美,“这是意义非凡的。”白先勇说,除了昆曲,两岸及港澳在共同传承弘扬传统文化方面还大有可为,相互交流非常重要。

  “青春版《牡丹亭》是两岸及香港文化精英、戏曲精英合作而成的文化工程,已经成为一张文化名片,应该珍惜它,支持它继续演下去,再次走向世界舞台。”白先勇说。

  受访者简介:

台湾知名作家白先勇

  白先勇,台湾文学作家,曾创办《现代文学》杂志,着有短篇小说《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散文集《蓦然回首》、长篇小说《孽子》、话剧剧本《游园惊梦》等。多部小说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及舞台剧,作品还被译成英、法、德、意、荷、日等多种文字。旅美学人夏志清曾赞誉其为“当代中国短篇小说家中的奇才,五四以来,艺术成就上能与他匹敌的,从鲁迅到张爱玲,五、六人而已。”

  自诩“昆曲义工”,近年致力于推动昆曲新美学,其制作之青春版《牡丹亭》、新版 《玉簪记》在海内外均得到极高赞誉。2006年,青春版《牡丹亭》美西巡演十二场,反应空前热烈,媒体称为1930年自梅兰芳赴美演出后,中国传统戏曲对美国知识界最大一次冲击。青春版《牡丹亭》曾在海内外三十多所高校巡演,吸引数十万青年学生观众,在华人世界造成昆曲复兴运动。

  编著《白先勇说昆曲》、《姹紫嫣红牡丹亭:四百年青春之梦》、《色胆包天玉簪记:琴曲书画昆曲新美学》、《牡丹情缘——白先勇的昆曲之旅》、《牡丹花开二十年—青春版牡丹亭与昆曲复兴》等。

【编辑: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