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群体的头发、皮肤和特征正在成为美国政治辩论的试验场

发布时间:2024-04-13 06:19:36 来源: sp20240413

  【世界说】尼日利亚裔记者:非裔群体的头发、皮肤和特征正在成为美国政治辩论的试验场

  中国日报网2月2日电 尼日利亚裔记者塔约·贝罗(Tayo Bero)近日在英国《卫报》网站刊发评论文章《美国白人群体为什么不能放过非裔孩子的头发?》(Why can’t white America leave Black children’s hair alone?),文中她质问道,现在已经2024年了,为什么还会发生美国得州学校因非裔少年达瑞尔·乔治(Darryl George)拒绝剪短非裔标志性发型而面临诉讼这样的事件?据悉,得州一家法院将于下月决定该学区是否可以继续惩罚乔治。

  据萨克拉门托观察家(Sacobserver)网站相关报道,这场激烈的争论始于去年9月份,当时巴伯斯山独立学区让乔治停课数日,并威胁说如果他不剪头发就开除他。其家人表示,在校内停课期间,乔治没得到任何热的午餐,并在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他坐在凳子上写了八个小时的作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指出,巴伯斯山独立学区禁止男生留长发,规定男生“长发垂下时,其长度不得超过 T 恤领口、眉毛或耳垂”。乔治因此将他的长发辫在头顶上编织成保护式,但学校称他违反了上述着装规定。对此,贝罗表示,一位十几岁的非裔孩子不得不站在法庭上为自己的头发争取权利,这表明传统白人当局将如何发挥控制和巩固毫无意义的现状。

  这一事件发展成一场全面的审判,是因为该学区非但没有对公众对乔治停学的强烈抗议做出负责任的回应,反而加倍坚持自己的立场,提起了诉讼,以确定其着装规定是否违反了2022年3月通过的《皇冠法案》(Crown Act),禁止基于种族的头发歧视,尤其是与特定种族有关的发质或风格,例如“脏辫”、非裔发型等。

  文章指出,非裔遭受头发歧视与美国非裔存在的历史一样悠久,且在历史上采取了各种“创造性”的形式。现今,由于西方社会对直发的偏爱,以及对非裔头发的贬低和诋毁,辫子、非洲式发型和其他有纹理的发型继续被政治化。

  这种关于非裔头发的无休止争论也表明,非裔身份在美国公共生活中遭到了更大范围的系统性抹杀。美国一些公司强制执行着装规定,实际上是告诉非裔员工,如果不改变自己的外表,他们就不能来上班;非裔女孩被迫在上学或上班时“驯服”自己的头发;非裔男孩在数百名同龄人面前被恶意地剃光头发,所有这一切都无异于传递了一个不那么隐晦的信息:非裔无法真正成为美国社会的一部分,除非追随白人至上主义不断变化的文化顺应目标。

  巴伯斯山学校的校长格雷格·普尔(Greg Poole)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休斯顿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刊登的一整版广告中为学校的着装规定进行了辩护,并补充说“作为一个美国人,就必须顺应潮流。”这就是潜在的想法,即任何超出欧洲中心主义规范界限之外的东西,本质上都是非美国的,对美国社会是一种“危险”,需要加以控制。这种逻辑同时强化了美国非裔群体的“他者”身份,并为无休止地对他们实施美国“认可”的暴力辩护。

  “我爱我的头发,它是神圣的,给予我力量,”乔治在最近的一份证词中写道。“我只想上学,做一个模范学生,我受到学校官员的骚扰,被当成动物一样对待。”文章指出,白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他们的头发、皮肤和特征不会成为政治辩论的试验场,非裔孩子也应该得到同样的待遇。

  波士顿大学反种族主义研究中心主任、作家伊布拉姆·X·肯迪((Ibram X. Kendi)在社交媒体上解释了“顺从”的真正含义:“在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种族主义就是强制要求并维护文化的一致性。而反种族主义者就会接受和尊重每一种发型、发套和发饰。我希望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通过接受和尊重年轻人来教导他们如何做到接受和尊重。”

  (编译:马芮 编辑:妮思娜 韩鹤)

  来源:中国日报网 【编辑:李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