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院士丁洪:专注于你能改变的领域

发布时间:2024-05-20 11:25:27 来源: sp20240520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成功科学家的必要品质,您的答案是什么?”电话那头,民盟盟员、新晋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李政道研究所副所长丁洪沉默了1秒后,坚定地说:“专注,对,就是专注。”

  因为专注大科学装置,丁洪辞去美国终身教授职位回国,成为大科学装置“三个梦”的造梦者;因为专注凝聚态物理研究,丁洪团队在量子材料和量子计算领域产出了多项具有国际重要影响力的原创性成果。如今,他以马为梦,寻找“马约拉纳”,追逐“铁马梦”。

2018年,丁洪团队与高鸿钧研究团队首次在铁基超导材料中观测到马约拉纳任意子,对构建稳定的、高容错、可拓展的未来量子计算机的应用具有重要意义。资料图为丁洪介绍研究成果。 中新社 记者 孙自法 摄

  梦想照进现实

  建设同步辐射光源相关的大科学装置,一直是丁洪的夙愿。怀揣着梦想,他2008年义无反顾踏上了回国之路。

  回国后不久,丁洪形成了大科学装置的“三个中国梦”。即“梦之线”,建设一条世界领先的光束线站;“梦之环”,建设世界上亮度最高的高能同步辐射光源;“梦之城”,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当被问及为何执着于建设大科学装置时,丁洪说,大科学装置是催生原始创新和尖端科研成果的“利器”,能显著提高我国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国际科研话语权。

  回国15年,丁洪与梦想越走越近。“三个中国梦”的蓝图,正徐徐展开。

  “梦之线”已在上海建成,2015年试运行期间,丁洪团队利用该装置首次在固体材料中发现了外尔费米子,围绕在外尔费米子身上长达86年的神秘面纱终于被揭下,基本粒子和准粒子内在统一现代物理学的迷宫纸窗被打开了一个洞。

  “梦之环”目前正在北京怀柔科学城紧张建设中,建成后可容纳90多条比“梦之线”更先进的光束线站,将在物质、生命、能源、环境乃至工业制造等多个领域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

  在“梦之城”怀柔科学城,丁洪担任“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项目的首席专家。在该装置的试运行期间,丁洪团队发现了马约拉纳任意子的重要证据。

  剑指“马约拉纳”

  如今,已至天命之年的丁洪仍然澎湃着少年意气,他以马为梦,剑指国际科技界激烈竞争的战略制高点之一——“捕捉”神秘的马约拉纳任意子,推进铁基超导马约拉纳平台实验,在拓扑量子计算机研究领域掌握主动权。丁洪称之为“铁马梦”。

  丁洪说,马约拉纳任意子的特殊属性,使其成为拓扑量子计算机能否实现的一个关键,目前多个国家的科研机构都在努力寻找它。

  2018年,丁洪团队与高鸿钧研究团队紧密合作,首次在铁基超导材料中观测到马约拉纳任意子。如何实现马约拉纳任意子的调控和编织,是当前拓扑量子计算领域亟待解决的最重要问题。

  丁洪科研团队称铁基超导马约拉纳平台为“铁马平台”,源于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名句“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这既体现了家国情怀融入科技强国的信念,也预示着马约拉纳任意子在拓扑量子计算机方面的应用前景。”丁洪说,虽然“在真实宇宙中证明马约拉纳费米子的存在,大概比找到暗物质的概率还要小,在固体材料宇宙中确认马约拉纳准粒子也非常不容易”,但他始终坚信,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可成。

  成功的秘密:运气好 玩命干

  “我运气比较好,赶上了几个发现。”谈起科研工作,丁洪鲜少提及科学研究背后的困难与艰辛,他总是习惯把“好成绩”归结于“好运气”。

  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丁洪坦言,从大环境来看,“好运气”建立在强盛的国力、优越的科研环境的基础之上。“我们的科研工作需要精密设备、大科学装置以及充足的经费和人员支持,很幸运,这些我都赶上了。”

  他随后补充说,从科研人员自身来说,对研究项目的重要性和成功概率有比较清晰的判断很关键。“一旦做出了肯定的判断,那就心无旁骛‘玩命干’,也许在某个时刻就会与‘好运气’不期而遇。”

  除了科研,育人也是丁洪的“主业”。丁洪深知人才和教育之于科技强国建设的重要性。他曾先后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担任政协委员,持续关注科创人才培养引进的体制机制创新工作。2023年丁洪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他表示,未来将围绕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开展调研并积极建言献策。

  “专注于你能改变的领域。”丁洪这样勉励科研人员,保持专注,坚持深耕,并持之以恒。“科学家需要一种品质——‘grit’,原意为沙砾,是沙子中坚硬耐磨且发亮的小颗粒,外形朴实无华,却闪耀着千万次磨砺后的光芒。”(完)(《中国新闻》报记者 郭晓莹 报道)

【编辑:刘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