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文物岂能如此“胡涂”

发布时间:2024-03-05 06:07:06 来源: sp20240305

  钟 颐

  又见文物被“毁容式上色”。11月15日,就当地千年摩崖造像被涂色一事,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文广旅局发布通报称,系外地居民委托其母亲给造像“穿衣还愿”。事发后,当地立即对现场增加了保护措施,公安机关正在依法开展调查。

  据报道,此处造像开凿于北魏晚期,距今已1400多年。作为截至目前巴中境内发现的最早期摩崖造像,其珍贵程度无须赘言。但因为直至2021年才被发现,目前还没有被纳入文保单位。历经千年风雨,这些文化瑰宝本就脆弱,谁承想还被“浓妆艳抹”,瞬间变得不伦不类,着实令人遗憾和痛心。

  损害虽可修复,却无法逆转。据专家介绍,造像被涂抹后,不仅会对材质有一定影响,而且会丢失一部分历史信息,可谓一点都折腾不起。唯一还算幸运的是,相较于“挖掘机拦腰斩断古长城”这样的暴殄天物,被涂色尚属程度较轻。

  “胡涂”背后是糊涂。从官方通报来看,有别于一些恶意损毁文物的过往案例,村民的初衷并不坏。当地工作人员也表示,“村民甚至认为涂色是在做好事,也是保护文物,因此没有按照相关政策要求,向村委报告此事。”殊不知,文物保护是一项严肃且专业的工作——《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修缮,应该根据文物保护单位的级别报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批准,文物保护单位的修缮、迁移、重建,由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的单位承担。不知“一心虔诚”的村民得知自己“好心办坏事”之后,会作何感想。

  更让人忧虑的是,类似的“过分热情”已不是一次两次。早在2018年,央视就做过“四川多处摩崖造像被妆彩重塑”的专题报道,如安岳县的峰门寺摩崖造像、木鱼山摩崖造像等文物,都曾遭遇村民自发捐资聘请工匠重绘。为佛像镀金、穿衣等妥妥的破坏之举,反被他们视作对神明的感谢。其文保知识之欠缺、意识之淡薄,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这还不是反思的全部。尽管现场安装了监控,工作人员还是来不及制止;涉事村民是70岁左右的老人,“不太好处理,只能批评教育”;由于未列入文保单位,相应的人力和资金投放有限……凡此种种,无不折射了一个现实问题:对于一些地处偏远乡野、量多面广、难以全天候巡线盯防的文物,其保护工作还不够到位,缺乏紧迫感。

  “凝固的历史”一去不复还,某种程度上,文物保护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即便一时完成不了申报认定,被动坐等也不是办法,还是要多一些主动作为,把该补的短板补齐。比如,能不能加快登记入册的进度?能不能引导当地社会力量参与和投入?同时,不妨以这一反面教材为契机,加强对基层群众的普法宣传,使其真正感知文物的价值,形成根植于心的行动自觉。这样的“修复如新”,实在不该再有下一次了。(南方日报) 【编辑:黄钰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