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城盛开三角梅(遇见)

发布时间:2024-04-21 16:05:28 来源: sp20240421

  走出海南三亚凤凰机场出港口,我们齐整地把几个行李箱放在路边。

  一辆广汽埃安V像一条银鱼,“哧溜”,从车流中驶来。车窗摇下,一个平头发型的青年核实了我们的身份后,跳下车,身轻如燕。我感慨:“你真厉害,一眼就能认出要接的客人?”他笑了,说:“‘候鸟族’有特点啊,辨识度高。”说着,提起路旁的行李,一件件放进后备箱,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小伙子人不错,一般的网约车司机不会抢着帮乘客搬行李。他若不上手,这几个大行李箱还真够我们忙一阵子的。

  车驶入主路,路两旁如画一般的风景,在车窗外渐次展开。

  突然,手机响了,小伙子摁下接听键,是一名客人去机场,预约的车没到,怕耽误行程,情急中想起他。小伙子很愕然,蹙起眉头,说:“不应该呀,一般是我们等客人,怎么能让客人等我们?”可惜他分身无术,便安慰对方再耐心等会儿。挂断电话,他看看仪表盘上的时间,摇摇头,神色有点焦虑,嘀咕了一句:“再不到,真可能会误机。”这时,手机又响了——原来网约车停在小区的拐弯处,客人没看见,一场乌龙。小伙子如释重负,忙说:“没耽误您用车就好。”感觉得出,他的急切和高兴都发自内心,自然而然,没有一丝刻意。其实,这件事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此刻,车窗外,路边的三角梅正热烈地盛开着,是那么鲜艳、动人。

  妻子夸赞小伙子:“你真是个热心肠!”

  小伙子有点腼腆地说:“服务行业嘛,就是要为客人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闲聊中,我们得知,他是陕西人,在北京顺义当过几年兵,退伍后来到三亚闯世界。先是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后来,专职做了网约车司机。看得出,在部队,他得到过很好的锻炼,说话不紧不慢,很有气场。红灯亮了,小伙子踩下刹车,扭过头,笑着说:“你问干这行累不累?累呀。不过,累点没什么。我才三十出头,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本书,也就才翻了少一半,远没到精彩的部分呢!”

  乐观是青春的鸽哨,它和憧憬连在一起,总是伴随着蓝天与白云。我被他的情绪感染了,笑问:“哎,你怎么断定出我们是‘候鸟族’?”

  小伙子嘿嘿一笑,神色中闪过一丝狡黠,说:“这不难判断呀。特定的时间段,飞到三亚来,入住的是‘候鸟’集中的小区。”我接着问:“你说‘候鸟族’有特点,是什么特点?”小伙子握着方向盘,头也不回地回答:“头发白,穿衣多,箱子大。当然,如果加上米色礼帽和拐杖,就更容易识别了。说实话,接你们这种行动自如的老人比较省事,看准了就可以;如果遇到行动不便的高龄老人,我会在出港口等候,一直搀扶着到停车场。”

  “那,要另外加收费用吗?”妻子问。

  “哪能啊!”小伙子语含惊诧,“举手之劳,还要收费?”

  一句话,顿时让我对小伙子更加刮目相看,距离一下子又拉近了不少。我告诉他:“年轻时我也当过兵。”小伙子听了,双眸一亮。他摁下音响开关,车厢里立马回响起那首熟悉的歌:“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一时间,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军营。那是属于男儿的回忆,连着边关的明月,连着青春和梦想。本来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因为一段相同的人生经历,有了命运相连的感觉。良久,小伙子像对自己也像是对我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曾是一名军人。”我也感慨:“是啊,军营的记忆会伴随我们一生。”记忆像一幅山水长卷,可以将那些难忘的时光定格;没有什么可以将它冲淡或者抹去,因为,它已经被浓烈的情感着色。我忽然想起,在首都机场出示退役军人优待证,可以优先登机,便问他是否办理了。小伙子点点头,说:“办了,不过从来没用过。”这在我的预料之中:他办了,是因为珍惜;他不用,同样是因为珍惜。

  正聊着,妻子突然提出一个问题:“这条路你好像很熟,一直没看你用导航。”

  小伙子莞尔一笑,说:“太熟了,前两年,我还是你们这个小区的租户呢。”

  妻子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有些激动:“啊,我是不是见过你呀?好像有点面熟。”

  小伙子回过头来,高深莫测地眨眨眼,说:“嗯,有可能。”

  “对了!前两年,你是不是一到周六下午,就在小区门口挂一块‘免费理发’的纸牌,高龄老人还提供上门服务?”妻子问。

  小伙子点点头,没有否认。

  妻子更激动了,双眸有了神采,继续问道:“听邻居说,八十岁以上的独居老人,你还留下电话,免费提供买菜、就医服务?”

  小伙子一笑,语气平和地说:“我是党员,又是一名退役军人,群众需要的时候,肯定要冲在前面。”“不过,”他下意识摇摇头,吐出一口气,说,“也有人质疑我,说我肯定有个人企图,不然,怎么会干得这么起劲?我听了,一笑了之。我问心无愧,对得起曾经穿过的军装。”说这话时,小伙子挺直身板,嘴角上扬,表情中有一种明显的不屑。一个人的一生中如果有过从军的经历,生命就是一块淬过火的钢。我感受到了他的真诚,情动于衷,发乎于心,像清澈的湖水,即便被泥沙侵袭,经过沉淀和自滤,仍会坚守自己原有的明澈。

  车行平稳。路旁盛开的三角梅像一簇簇燃烧的火苗,在车窗外一闪而过。小伙子告诉我们,三角梅是三亚的市花,只要有适宜的阳光,它可以一年四季把城市点缀得生机盎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渐渐落下,天被涂上一层金黄,远处的海面上波光粼粼,几艘游轮正在入港。有余晖照进车厢,洒在他身上,侧面看上去,有一种庄重的美。

  我想,城市也是有魂的。城市的魂,呈现在一座城市的日常表情中。而这日常表情,由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构成。小伙子说,三亚还有一个别称——鹿城。相传,一位青年猎手追逐一只坡鹿,面对山崖和茫茫大海,无路可逃的坡鹿回过头,目光竟像山泉一样澄莹。猎手被眼前的情景震撼,放下弓箭。不想,火光一闪,烟雾腾空,坡鹿化作一位美丽的少女,两人因此结缘并定居,繁衍出了这座城。确实,这是一座爱意流淌的城,它不光有动人的传说,有盛开的三角梅,还有像青年猎手一样善良而质朴的人。

  他们用心守护着这座城市,也守护着心中的美好与未来。

  《 人民日报 》( 2024年03月22日 20 版)

(责编:白宇、卫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