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检、填表、留痕仍然过滥……校园形式主义禁而不绝

发布时间:2024-03-02 20:52:53 来源: sp20240302

  校园形式主义,仍是学校管理者和基层教师的一大痛点。2019年中办、国办曾印发《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杜绝校园里的形式主义,为教师减轻非教学负担。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意见》的实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这一问题具有很强的顽固性,加之新情况不断出现,校园形式主义禁而未绝。

  填表、留痕、“水培训”

  基层教师和学校管理者表示,当前校园形式主义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应付检查补表格,形式严格到苛刻。

  不少中小学校日常最重的负担就是应付各种检查工作。广东某中学班主任称,每学期上级来检查五六次,为迎接检查每次需要大扫除,班级桌椅摆放横竖必须是一条直线,“有一点歪斜都不行”。

  部分教师反映,上级检查的主要内容并不是听课、走访,而是检查各种书面材料。为了应付各种检查,学校一般都配备一个专门的材料室,每逢有上级检查,学校就会建立“材料群”,把相关教师叫到材料室里一起补材料。有时候,要检查的材料没有模板,教师们要么上网找模板,要么联系别的学校找范例,“抄作业”。“补材料常常补到半夜。”东北地区一位小学教师说。

  ——进校园变异成打卡,日常管理留痕忙。

  与之前各种活动进校园相比,目前一些进校园的活动变成了电子打卡留痕。一位受访教师称,经常接到上面要求,就某项工作拍照留痕。各种“小手拉大手”任务也会下发给教师,要求家长和学生配合,下载App答题,并截图上传。“比如反诈骗、学宪法、防溺水等各种宣传,有些岁数大的家长不会操作,我们就得替他们完成。”这位教师说,发完通知还要一遍遍催促家长,接龙上传。

  许多家长反映,三天两头签保证书,从体育课事故免责、托管免责、军训免责到防网瘾承诺等,啥事都让家长签保证书。有家长称,学校派给教师,教师发给学生,感觉是各级都怕承担责任。

  ——无关培训“水时长”,效果堪忧走过场。

  教育培训本是教师提高教育素养和教学技能的方式。然而一些老师反映,部分培训课程与教师任职科目、学段不符,却成为教师评职称和考核的重要指标。“培训目录里几十个小时的课程,只有一两门与自己科目相关,其他的只能关掉声音播放。”安徽省一位受访教师称,她常常是一边批改作业一边播放网络培训课程,或者是上课前在办公室打开手机,下课后“学习”完成。

  “我当班主任,许多时间都在做这些机械化、形式化的重复工作,无数表格收了又收。”一位中学班主任老师说。

  懒政、甩锅、派任务

  一线教育工作者和专家认为,校园形式主义是教育管理和考评体系懒政化、层层转移责任和摊派任务变形的结果,由此还衍生出一些形式主义新变种。

  ——考评体系懒政化。不少受访教师认为,一些教育管理和考评停留在纸面上、表格上、数据上,是因为这样做最容易,地方政府也需要这些材料作展示。其实,教育的许多内容不容易被科学量化,比如学生的综合素质,教师的教学质量和师德师风等,表格数据很难完全体现。教育专家称,简单以表格、数据考核评价教师和学校,正是教育管理懒政的体现。

  ——责任包袱向下甩。采访中,一位基层教育督导员承认,之所以各种检查都要留痕,是因为他们也要面临上级督导的“督导”。因此在检查材料时,必须留下他们的“督导痕迹”和反馈评语,以备未来应对其他检查督导。一位小学校长称,学校要学生和家长签署各种免责保证和承诺书,也是要将责任“向外甩”,学校缺少办学自主权,遇事只能先甩锅。

  ——摊派任务新变种。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对于各种工作的“纸面检查”和考评,是过去摊派任务的新变种。他曾做过调研,2014年,一所学校每年接到上级下派的各种落实文件从700份到1700份不等。2019年,国家出台《意见》后,极大地降低了各种文件数量,一些地方就将过去的发文布置任务变为事后检查材料。实际上,只是将摊派工作的形式进行了改变,依然会造成学校的负担。

  少派些任务,多给些自主权

  针对上述形式主义,教育专家建议,明确政府和学校的责权,制定更加科学的考评体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少派些任务,多给些办学自主权。

  西南地区某高校一位教育专家认为,部分地方政府在不良政绩观的影响下,将非教学任务和压力向学校和一线教师积聚。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建议,明确各级政府部门在发展教育、管理学校中的责任,并依法监督行政部门,把本属于学校的权利落实给学校。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思宁建议,加强教育标准化管理,尽量减少老师在教育管理之外的额外负担。在考评中,注重实际工作和解决问题,而不是看材料。应多些深入实地的现场查访,对发现的问题给予整改时间,实事求是,切实解决实际问题。

  储朝晖建议,加快现代学校制度建设,提升依法办学、依章治理水平,提高学校自主治理能力,完善学校治理结构,尽可能减少行政发文和指令;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形成“政事分开、权责明确、统筹协调、规范有序”的教育治理体系,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制度,才能有效杜绝形式主义。

  半月谈记者:李双溪 王莹 周思宇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