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整治“小金库”顽疾:违规“私房钱”缘何屡禁不绝

发布时间:2024-03-03 07:39:54 来源: sp20240303

  虚报冒领、私设私分 违规“私房钱”缘何屡禁不绝

  深化整治“小金库”顽疾

  黑龙江省伊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光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违规设立‘小金库’并使用‘小金库’款项”;辽宁省地质勘探矿业集团原总经理王福亮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套取‘小金库’资金供个人使用”……在近期发布的党纪政务处分通报中,多起涉及“小金库”问题。

  “小金库”是指违反法律法规及其他有关规定,应列入而未列入符合规定的单位账簿的各项资金(含有价证券)及其形成的资产。近年来随着各地深入整治,财务管理日渐严格,私设“小金库”现象得到有效遏制,但仍时有发生。“小金库”为何禁而不绝?整治“小金库”顽症还需在哪些方面发力?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粮库私设“小金库”长达18年,虚报冒领、套取公款作为“私房钱”

  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8座高大的平房仓里储存了数万吨小麦。粮仓离心风机高速运转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为仓内的新粮进行通风干燥。

  去年以来,城阳区纪委监委开展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接到关于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的巡察问题线索后,办案人员先从财务查起,分批调取该中心20余年的账目,查询对公账户流水等,邀请专业审计人员参与可疑账目审核,发现该中心存在虚报冒领、套取公款并私设“小金库”等问题,严肃查处城阳区原财贸局党委书记、局长,原粮食局局长刘某忠,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前后两任主任刘某泽、徐某以及财务科原科长纪某刚等6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经查,自2004年下半年刘某泽设立“小金库”至其2010年离任,“小金库”一直存在;接替刘某泽上任后,徐某同样设立“小金库”直至2021年底,前后存续长达18年之久。纪某刚在粮食收储中心财务科工作了二十多年时间,业务经验丰富,账目做得非常工整;加之“小金库”资金以现金形式存放在一个带锁的铁皮柜子里,单从流水账目上很难发现问题,隐蔽性强。

  “小金库”的钱从何而来?城阳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告诉记者,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小金库”的资金主要来自虚报损耗冒领补贴费、保管费,虚构粮食交易的买粮款,在粮食轮换过程中虚构运费、装卸费等,在粮食置换业务中收取的回扣等四方面。

  “小金库”的钱用在何处?据了解,最初设立“小金库”是为了处理单位一些不好入账的费用,比如请客招待、发放节日福利等开销,从“小金库”中支取资金比较方便;后来,“小金库”变成了刘某泽、徐某、纪某刚等人的“私房钱”。而作为上级主管单位领导,刘某忠对私设“小金库”等问题失管失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

  “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腐败案与其长期存在‘小金库’问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刘某泽担任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主任期间,存在私分‘小金库’资金用于个人花销等行为;后来徐某上任,‘小金库’的资金来源之一是在粮食轮换过程中收取粮食经销商回扣。因此,我们既要处理私设‘小金库’的违纪行为,也要查处隐藏其中的职务犯罪行为。”城阳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说。

  表面为公,实则为私,“小金库”与“四风”问题相伴相生

  “私设‘小金库’的目的是方便用钱用物,其主要特征是故意使相应资金、财物,规避或者脱离财政、审计等监管监督,存入私账便于个人支取。这既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又滋生了一系列腐败和作风问题。”浙江省乐清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朱孟秋说。

  从资金来源上看,“小金库”里的钱主要有两种:

  一是收入不入账、形成“账外账”,包括违规收费、罚款及摊派设立“小金库”,用资产处置、出租收入设立“小金库”,经营收入不纳入规定账簿核算设立“小金库”,违规创收形成“小金库”等。比如,广东省英德市公安局西牛派出所原所长曾光明授意其下属违规设立“小金库”,资金来源包括向辖区内的石场、工厂、饭店等单位或个人收取的治安联防费、赞助费以及在办案过程中截留部分罚款等。

  二是虚列支出、套取资金,包括以会议费、劳务费、培训费和咨询费等名义套取资金,以假发票等非法票据骗取资金等。比如,福建省邵武市洪墩镇王玢村村委会原主任杨某某与其他时任村“两委”干部商议决定,以王玢村村民的名义违规套取造福工程补助资金88.35万元设立“小金库”。此外,还有通过虚假关联交易方式转移资产或者上下级单位之间违规相互转移资金设立“小金库”等情形。

  从用途来看,一些党员干部无视纪律规矩,打着为公家的旗号设立单位集体式“小金库”,想借此“给大家分点好处”“方便开展工作”。

  2022年,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纪委监委查处一起私设“小金库”给职工发放福利的案件。重庆粮食集团酉阳县粮食公司通过虚增工程量、虚构工程项目套取国有资金和国有资产出租收入,用于超额发放职工工资、绩效和报销个人不规范支出。该公司负责人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其余2名相关责任人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表面上,‘小金库’好像在为集体谋福利,但相关人员编造虚假验收资料,虚增、虚列公司项目支出,隐匿国有资产出租收入,套取国有资金,造成会计信息失真,实则影响企业正常经营管理,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损害了国家和集体利益。”酉阳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说。

  “小金库”与“四风”问题相伴相生。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章经华告诉记者,涉及“小金库”问题的案例,使用“小金库”款项违规发放津补贴和其他福利、违规吃喝接待、违规送礼品礼金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情形占较大比例。江苏省句容市纪委监委对近3年查处的“小金库”案件进行分析,发现用于接待支出、发放福利等占比高达八成。

  “比如,吃喝接待费用必须在财务上单独立项,有的单位怕吃喝接待费用过大,为逃避监督检查便将其中一部分招待费在‘小金库’中列支。”章经华说。

  表面为公,实则为私。少数领导干部把“小金库”当作奢靡享受、肆意挥霍的“私房钱”,专供个人使用或者伙同会计、出纳暗中私分集体财产,甚至用于行贿等,极易引发职务犯罪。“由于单位‘一把手’在人、事、财方面具有较高话语权和决定权,其决定并安排财务人员设立‘小金库’的案件屡见不鲜。”浙江省龙游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马俊说。

  私设“小金库”暴露出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实不力、资金管理不规范、权力监督不到位等深层问题

  不管设立“小金库”的动机如何,其本质都是违纪违法行为,危害不容小觑。“‘小金库’成为一些单位领导隐瞒报账内容等非正常开支的重要渠道,致使国家、集体资产流入个人腰包,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经济秩序。而且‘小金库’的管理支配权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普遍存在公款私存、随意进出、收支混乱无账等现象,为挪用、私分、侵占甚至贪污大开方便之门,使少数党员干部走向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浙江省开化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说。

  “小金库”问题背后既有理想信念滑坡、纪法意识淡漠等主观原因,也暴露出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实不力、资金管理不规范、权力监督不到位等深层问题。江苏省句容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赵祥认为,部分党员干部漠视财经法规制度,习惯以方便项目结算和提高工作效率为由私设“小金库”,认为使用“小金库”谋求私利是违纪违法,但用于公事、为职工谋福利就不是违纪违法。部分单位内控管理缺失,有章不循、有规不依,上级主管单位监督缺位、默许纵容甚至也享受“小金库”带来的好处。

  “从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案件来看,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单位负责人纪法观念淡薄;二是制度机制落实不到位,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在从事经营活动中,存在不严格按照财经法规、规章制度办事问题,比如用现金结算、将公款存入个人账户等;三是管理存在漏洞,对关键岗位的廉政风险缺乏有效管控,作风建设和纪律建设不扎实。”青岛市城阳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说。

  私设“小金库”问题在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都有发生,而资金管理相对不规范、监管力量相对薄弱的基层单位往往是问题多发区。“‘小金库’设立违规,在管理使用上不公开、不透明,更谈不上监管;加之‘小金库’多为单位小集体共同使用,大家心照不宣,一般不会主动抵制或者举报,这也是‘小金库’禁而不绝,甚至能在一家单位长期存在的原因之一。”杭州市萧山区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任铿说。

  “小金库”问题具有长期性、隐蔽性等特点。杭州市滨江区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陈乔认为,这与财务管理存在漏洞、监督查处力度不足等也有关系。“目前对违规设立‘小金库’问题的处罚方式较为单一,以没收违纪资金和对单位处以罚款为主,违纪处理力度相对偏轻,且存在有的‘小金库’问题时隔很久才被发现的情况,导致个别党员干部心存侥幸。”

  严肃整治财务管理、资金使用过程中的腐败和不正之风,紧盯可能隐藏“小金库”问题的线索,保持严管严治的高压态势

  “治理‘小金库’,一方面要严格落实财务公开制度,加大日常监督、巡察监督、审计监督等的力度;另一方面,要强化责任追究,形成严的震慑。”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表示,应严肃整治财务管理、资金使用过程中的腐败和不正之风,紧盯单位内部违规吃喝、下属单位向上级部门或领导行贿、违规发放津补贴等可能隐藏“小金库”问题的线索,对“小金库”问题保持严管严治的高压态势。

  做实做细监督,深挖严查“小金库”。浙江省龙游县纪委监委针对“小金库”特点,联合县财政局对全县各部门财务领域廉政风险情况开展排查,并对落实防范资金管理风险措施情况开展专项监督检查,通过查阅台账、实地走访、谈话了解等方式,重点检查财务内部控制建设执行、资金安全管理、会计档案规范管理等情况,督促落实资金安全管理等措施。

  聚焦突出问题,开展专项整治。杭州市富阳区纪委监委连续多年开展国企子公司巡察。在深入分析自查自纠、监督检查、信访举报等发现问题基础上,制发关于深化整治国企子公司“小金库”问题的工作提示,找准国企领域“小金库”问题表现形式及整治盲点堵点,围绕暂存款监管、经营性收入管理、财政资金支出、财务制度执行等关键环节,梳理细化13项监督任务清单开展整治。整治工作中,该区纪委监委统筹“室组地企”监督力量,组建5个交叉巡察组,对照监督清单,综合运用查阅资料、个别访谈、重点核查等方式,深挖彻查国企领域“小金库”问题。

  强化以案促改,推动制度建设。针对村(居)成为“小金库”问题高发区的情况,句容市纪委监委推动完善组账村管制度,明确监管主体、监管方式,降低村、组资金管理风险。针对今年查处的句容市华阳街道云塘村党总支书记丁某某将云塘村防火护林员工资、文明城市创建卫生打扫工资等结余款作为云塘村“小金库”并用于非生产性支出的问题,向句容市华阳街道党工委制发纪律检查建议书,推动健全完善财务人员定期交流轮岗、资金支付动账提醒、定期清产核资等六方面制度。针对青岛市城阳区粮食收储中心腐败案,城阳区纪委监委向区发改局发送纪律检查建议书,要求紧盯重点岗位和关键环节,修订完善规章制度,进一步加强对廉政风险等级较高岗位的管控,健全财务管理办法和大额资金使用管理办法。

  强化纪律教育。杭州市余杭区纪委监委实施“宣传倡廉”“以案警廉”等系列工程,将“小金库”问题案例纳入其中,加强财经制度和相关党纪法规的宣传教育,让党员干部充分认识到“小金库”问题的严重危害性。为发挥查办案件的警示教育震慑作用,安徽省寿县纪委监委近日公开通报三起私设“小金库”典型案例,要求全县各级领导干部从中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进一步增强廉洁从政意识和纪法观念,严格遵守《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及其实施细则精神,努力铲除“小金库”的滋生土壤。

  (中国纪检监察报 记者 柴雅欣) 【编辑:刘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