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识局:岸田访美欲谋求“政绩”?美日同盟“重大升级”威胁全球和平

发布时间:2024-05-20 02:33:03 来源: sp20240520

   中新网 4月9日电(记者 张奥林 孟湘君)美国当地时间8日傍晚,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启对美访问。岸田此行将与美国总统拜登进行首脑会晤,随后在美国国会进行演讲。此外,美日菲还将首次举办三国领导人会谈,引发外界关注。

  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陈洋在接受 中新网 记者采访时指出,岸田此次访美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实现美日同盟“升级”,以便为自身连任积累政治资本。而美日不断加强所谓的同盟关系,甚至还拉上菲律宾打造“小院高墙”,对亚太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和平稳定,都是一种巨大威胁。

资料图: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美日同盟或大幅升级

  岸田急欲谋求“政绩”?

  早在岸田出发前,日媒就纷纷以“时隔9年美国再次以‘国宾待遇’接待日本首相”为题大肆报道此次岸田美国行。《日本经济新闻》还报道称,对日本来说,与美国的首脑外交尤为重要,以“国宾待遇”访美,将成为强化日美同盟的重要机会。

  结合近期日媒披露的内容看,岸田和拜登计划就美日安保、航空以及人工智能等话题展开讨论。

  在陈洋看来,岸田访美的一大目的,就是推动日美两国在广泛领域进行深度合作,进而布局未来若干年的日美合作总体基调。

  值得注意的是,岸田与拜登将在此次首脑会谈期间,宣布升级日美同盟关系,也就是从“盟友”升级为“全球伙伴”。有日媒报道称,这将是日美缔结同盟关系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升级”。

  对此,陈洋认为,这会产生两个影响,“一方面是扩大了日美同盟的合作范围与合作领域,另一方面也让日美同盟本身提质升级,实现某种质的变化”。

  陈洋介绍称,战后日本政治史上有“一内阁一成果”的传统,比如池田勇人内阁实现了日本国民收入倍增。而上台近三年的岸田,其执政成果却乏善可陈。

  不仅如此,在经历了自2023年11月开始的自民党“黑金”丑闻后,岸田内阁支持率一路跌入危险水域(即低于30%),而定于2024年9月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已迫在眉睫,与此同时,近期日本坊间也不断猜测众议院选举很可能提前到2024年6月举行。

  对此,陈洋一针见血地指出,“对于岸田来说,任内实现日美同盟升级,无疑是一项重要的执政成果,这将有助于其连任自民党总裁。”

  美国大选激战正酣

  日方意图“两边下注”?

  2024年,美国、印度等全球多国都会进行大选,因此也被称作“超级大选年”。而这其中,充满变数的美国大选,备受外界关注。

资料图:美国白宫。 中新社 记者 陈孟统 摄

  目前,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和前总统特朗普之间的竞争日渐白热化,对于高度依赖与美国关系的日本来说,不得不早做准备。有日媒直接指出,岸田此次赴美,很可能是在“押宝”拜登。

  对于这种猜测,陈洋认为,“岸田访美确实存在一定程度押宝拜登的可能性,但同时,岸田政府近来也在私下谋求构建与特朗普团队的沟通渠道。因此,与其说是押宝拜登,倒不如说是两边下注。”

  具体而言,陈洋分析称,与重视盟友体系的拜登不同,特朗普很像是一位“孤立主义者”。这或许意味着,若特朗普再次上台,当前美日间建立的某些机制性对话与合作,很可能被推翻,而特朗普大概率将重拾“美国优先”政策,加大在经贸等领域对日本的“要价”力度。

  陈洋进一步指出,相较于安倍政府,岸田政府不仅缺乏与特朗普团队的直接沟通渠道,而且没有太多与其打交道的经验,这也就使日美关系将面临更多、更大的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陈洋指出,“对于面临大选压力的拜登而言,他也可以通过向岸田施压,要求日本政府和企业加大对美投资力度,进而带动美国就业乃至经济增长,换句话说,也就是以外交手段换取国内经济发展,从而争取更多中间选民选票。”

  美日趁机拉拢菲律宾

  打造“小院高墙”威胁和平

  岸田此次访美,除了美日首脑会谈和在美国会演讲外,还有一个重头戏——与拜登以及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举办美日菲三国领导人的首次会谈。

  “这场会谈,应该比岸田本人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更受关注”,陈洋分析,“因为近段时间菲方反复在南海问题上挑衅,在这样的情况下,美日意图趁机拉拢菲律宾,而菲律宾也正好借日美来‘壮胆’”。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事务高级副总裁车维德日前也表示,目前美日菲三国间的关系“正在被提升、改进和升级”。

  对于三国关系的走向,陈洋认为,马科斯上台以来,美日菲之间的互动显著增多,特别是美国主导、日本配合构建“美日菲三边安全关系”,三国有意借此次会晤,将安全合作机制化。

  陈洋分析称,美日近年来反复炒作南海议题,妄图以此挑拨本地区国家间的关系。这次日美拉着菲律宾举行领导人会谈,显然也是寻求以菲律宾为支点,撬动本地区国家间的矛盾分歧,进而迫使东南亚国家选边站队。

  近年来,美国在亚太地区动作不断,以美日同盟为基础持续打造了包括美日印澳“四边机制”(QUAD)、美日韩三边安全关系在内的多个“封闭排他小集团”,且这些集团都是以安保防务合作为主。

  陈洋指出,美日两国此次升级同盟关系,甚至打造美日菲三边安全关系,意味着美国今后将会以美日同盟为基础,构建更多领域的“小院高墙”,以贸易壁垒和技术封锁来维护自身霸权地位。

  “这不仅将对亚太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和平稳定构成威胁,还将破坏全球产供应链稳定,无助全球经济的繁荣发展”,陈洋分析道。(完)

【编辑:张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