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柏城里寻桐柏(我与一座城)

发布时间:2024-03-05 10:04:27 来源: sp20240305

  千里淮河入东海,源头在河南省桐柏县。

  小时候,在村里树下乘凉,听一位老者说起桐柏县的由来。他绘声绘色地讲,县城里有棵桐树抱着柏树的“桐柏树”,已经上千岁了,桐柏县就是由这棵奇树得名的。

  原来是这样。从此,桐柏树便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着哪天去县城里好好看看这棵奇树。天气好时,我喜欢站在村子南山的巨石上,眺望崇山峻岭中的县城,想象着这棵树的雄姿。

  机会来了!我应征准备入伍,要到县城去体检。那天,上了翻斗汽车,我们翻山跨水,眼前终于出现一个长满茶树的山头。有人大喊:“转过山弯,桐柏县城就到了!”

  我伸长脖子向前望,远远一片青堂瓦舍,在云雾缭绕的河边静卧,被升腾着的雾气笼罩,好像传说中的天宫。翻斗汽车穿过一片树林,爬过曲曲折折的山岭坡头,驶过一座十来丈长的桥,沿沙石铺成的公路转过县汽车站墙角,最后在一个大门前停了下来。高高的门楼两边,白白的墙上有红漆喷绘的醒目大字: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那是县人武部。我好奇地张望县城的街景,除了行人和自行车,很少有汽车开过,没有传说中的那种城市的热闹。但我仍然很欣慰,平生第一次进了县城。遗憾的是,这次我没有机会去找那棵神奇的桐柏树。十天后,要去县城换军装,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和桐柏树合个影。

  那天一大早,我就搭乘翻斗汽车赶往县城。正在我无限憧憬之时,不知为何,车子竟绕县城而不入,径直驶往城外的县委党校。在这里,接兵首长给我们分组,我们换上了蓝色的海军服。

  穿上军装的我,望天是瓦蓝的,看山是金色的,凝视树木翠竹,它们枝开叶动,像与我亲切打着招呼。我和战友们走出党校门,越过岩石板桥,去城里闲逛。我们走了很久,没有见到那棵桐柏树,最后停在十字街口一个玻璃橱窗前,橱窗里摆满了各种图书。在不大的书店里浏览一阵,我毫不犹豫地掏出钱,将期待很久的小说《桐柏英雄》收进刚发的军挎包中。

  那以后,我走出了桐柏山区,走进了海防前哨。直到有一次归乡探亲,战友邀我进城相会,我才又一次与桐柏城亲密接触。一辆自行车,骑行在街巷之中,看了县一中,看了淮源祠,看了老文庙……我心心念念的,依然是那棵让我魂牵梦萦的“桐柏树”。不经意间,我来到一座青瓦灰砖的庭院前。院里形态各异的沧桑老树给了我极大震撼:巍峨的树阵里,有的粗干好像刀劈斧砍、雷击火烧一般;有的枯枝如剑戟斜插苍穹;有的老干新枝越过楼顶,迎风冲日向天长去……数十株巨型柏树,是我平生未见的奇观!那一刻,我的心灵仿佛受到了极大触动。

  闻着桐花香味走去,啊!我终于看到了“桐柏树”的绝妙风采:一棵茂盛硕大的桐树,枝摇花开,巨大的枝干像臂膀一样,将一棵古柏从腰间紧紧抱住。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终于亲见了儿时听来的、一直萦绕心头的“桐抱柏”!

  站在树下,我不由想到,桐柏一体,共迎风雨,甘苦与共,本是不同树种,一个落叶,一个常青,却能够包容共生,这是不是“桐柏树”带给我们的启示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增加,我对桐柏城由陌生变得熟悉。

  桐柏,是一座绿意盎然的旅游城市。县城被山水环抱着,东、西、北都是高高低低的山岭,岭上桐松槐柏,沟中清泉叮咚,水边绿竹如海。“古来贤哲产其间”的桐柏山有盘古庙宇,有传说中嫦娥飞天的月河。太白极顶,高过千米,南拥楚天,北望中原。每年秋季,这里漫山遍野都是红叶,让人流连忘返。

  桐柏,是一座遍布红色印记的革命文化名城。这里曾是中共鄂豫边省委、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桐柏军区的根据地,许多革命先辈曾在这里生活、战斗过。那本以桐柏军民生活为背景的小说《桐柏英雄》,那部由小说改编的电影《小花》,就是这里热血儿女、英雄故事的赞歌!

  桐柏,还是一座充盈着青春活力的淮源古城。这里的公路越修越宽敞,街边公园越建越漂亮。城市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行走街区,大道宽敞,游人熙攘,入夜街灯辉煌。淮水桐山,绿树繁花,桐柏正在新时代里阔步向前。

  他乡归来在桐柏,穿行县城,望桐花灿烂开,闻柏枝香自来,情到深处,百感交集:我就像一颗水滴,从淮河出发,在祖国的大江大海里奔流向前。如今回到桐柏,只觉得这座小时候看来那么遥远的小城,如今却是这样亲近,就伴在眼前……

  《 人民日报 》( 2023年11月01日 20 版)

(责编:岳弘彬、牛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