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丨桂琳:从绿叶到主角,亚裔如何在好莱坞成为自己故事的英雄?

发布时间:2024-04-15 10:54:07 来源: sp20240415

   中新社 北京10月24日电 题:从绿叶到主角,亚裔如何在好莱坞成为自己故事的英雄?

  ——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学院教授桂琳

   中新社 记者 金旭

  “对于那些和我有着相似外貌的男孩女孩们来说,这座奖杯,是希望的灯塔,是无限的可能。它代表着大胆逐梦,梦想是会成真的!”

  在第9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华裔女星杨紫琼凭借《瞬息全宇宙》迎来高光时刻,她的一番获奖感言见证了好莱坞亚裔演员成长之路。

  从《摘金奇缘》到《瞬息全宇宙》《怒呛人生》,近年亚裔题材在好莱坞备受关注。亚裔题材为何能掀起“热潮”?银幕上的华人女性形象如何书写?华裔人才如何在好莱坞站稳脚跟,讲述华人历史和亚裔文化?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学院教授桂琳近日就此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专访。

当地时间3月12日,第95届奥斯卡金像奖在美国举行。备受瞩目的最佳女主角奖项由60岁的杨紫琼摘得,她凭借《瞬息全宇宙》成为首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华裔演员。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瞬息全宇宙》获得第95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近年来,亚裔题材为何能成为西方电影的热捧对象?

  桂琳:《瞬息全宇宙》结合了香港电影的喜闹剧类型、中国家庭文化和女性题材,用后现代艺术的形式借鉴和拼贴了大量经典电影,正是这样独特的结合成就了这部电影。

  近年来,好莱坞涌现出诸如石之予、王子逸等青年华裔电影人,他们大多在美国接受专业的电影教育,熟悉好莱坞电影制作流程和欧美电影谱系,可以轻松调配和积累影视人脉和资源。在此基础上,再将自己独特的华裔文化经验和中华文化元素融入电影制作,就能在保证影片水准和质量的基础上,带来新气息。

  另一方面,华语市场对于好莱坞电影的重要性日益增加。中国市场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之一,还有美国内部的华裔观众群体,都成为好莱坞电影的重要收入来源。为了迎合观众的需求和喜好,适应市场变化,拍摄华裔题材作品也就成为好莱坞的一个重要选择。如《别告诉她》这部不到300万美元的小制作,在全球累计斩获2000万美元的票房成绩,还有诸如《鱿鱼游戏》《怒呛人生》《黑暗荣耀》等奈飞(Netflix)公司制作的以亚洲面孔为主的网络剧,也都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这些良好的市场表现会促使好莱坞拍摄更多亚裔题材作品。

   中新社 记者:您认为近年来,亚裔电影在好莱坞市场中的竞争力如何?

  桂琳:近年来,亚裔电影在好莱坞市场中的竞争力逐步增强,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中国影响力的上升。早前为吸引华语市场,好莱坞电影会在中国拍摄外景或邀请中国明星助阵,但这些中国元素只是作为电影叙事中的某种装饰性元素出现。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文化影响力的提升,为满足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好奇,华裔题材影视在内容层面倾向于对中华文化的深度探究,人物角色的塑造也更加丰满、立体。而亚裔社区社会影响力的提升,也让有才华的华裔电影人拥有更多拍摄机会。

   中新社 记者:很多电影聚焦华裔母女两代人之间的情感和文化冲突。《青春变形记》《瞬息全宇宙》中都能看到这种亚裔家庭的搭建模式。为什么亚裔的家庭伦理会成为电影叙事的聚焦?

  桂琳:多以代际矛盾和冲突来呈现华裔家庭,这与华裔电影人的成长经历有关。在华人移民家庭,父母和孩子代际间跨文化冲突尤为显著,也成了这些电影人热衷且擅长的题材。其次,通过女性视角讲述社会边缘故事,展现华裔当下的生活现实,同样能在观众中找到共鸣和反应。

  例如,《瞬息全宇宙》中杨紫琼所扮演的超级母亲,在家庭中处于绝对中心地位。她穿梭在多重宇宙中拯救女儿,将母女关系推向电影叙事的中心。其实随着女性社会地位的整体上升,强势的女性形象在中外影视作品中都大量涌现,不过西方语境选择通过职场竞争等社会生活展现角色特征,华裔题材更倾向通过家庭伦理进行叙事,这也很契合中华文化重视家庭的传统。

《瞬息全宇宙》剧照

  与之前好莱坞电影不同之处在于,目前亚裔题材电影中对华人形象的想象和偏见在减少,真实的表达在增多。华裔电影人作为文化主体在表达自己的生活状态,以各自不同的风格,重新刻画华裔形象、演绎华裔文化,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西方电影制作者对亚裔人物形象的固有偏见。

   中新社 记者:20世纪上半叶华裔女星黄柳霜常扮演“龙女”类型,时至今日,好莱坞的华人女性形象发生了哪些转变?是什么原因推动了这种变化?

  桂琳:有很长一段时间,好莱坞电影中的亚裔面孔都被刻板印象所禁锢。1905年出生的黄柳霜被认为是好莱坞首位华裔女演员,在充满歧视的环境下,出演的角色多为“龙女”“莲花”,承载了来自傲慢西方的恶意歪曲和故意矮化。伴随着美国多元文化的发展,好莱坞影片中的华裔女性形象开始日益丰富,但总体而言仍无法脱离西方语境下对东方的想象、描述和利用,与真正的华人女性形象存在一定差距。

  近年的电影中,华人女性的角色主要以强势的母亲形象出现,例如,《摘金奇缘》《瞬息全宇宙》中的母亲都霸气强势,掌管家里大小事务,常被贴上“亚裔虎妈”的标签。这两部喜剧作品还通过夸张的手法让人物形象更加生动,角色的刻画也更加贴近华裔移民生活现实和华人女性的真实处境。华人女性形象不再是完全基于西方创作者的想象而被塑造出的“他者”,而是在努力回归主体,演绎自身形象。

   中新社 记者:在文化多元化和全球化背景下的今天,您认为华人电影从业者能为亚裔群体在好莱坞主流叙事中寻得自身位置提供哪些可能?亚裔应如何在主流文化里建立其文化形象?

  桂琳:华人电影制作者的大量涌现必然会带来更多的华裔题材作品,或者具有华裔视角的电影作品。华语电影导演李安在好莱坞的拍摄经历就说明了这一点。他所拍摄的《卧虎藏龙》《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都将东方文化呈现在西方观众面前。即使在他拍摄的传统欧美题材《理智与情感》《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等中,也能找到东方美学和意境的表达,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欧美传统电影类型的艺术和文化风貌。其实除了电影之外,亚裔艺术家、亚裔文化人的大量出现必然产生更多亚裔视角的艺术表达和文化表达,当这些表达积累到一定量的时候,尤其是出现艺术质量很高的作品时,就会在美国主流文化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丰富甚至部分改变美国主流文化的样貌。

   中新社 记者:面对中外文化差异,您认为如何才能让中国观众更好地了解华裔电影和华人形象?

  桂琳:中国观众面对在西方所拍摄的华裔电影时,常常会出现难以接受的现象,这是很多跨文化文艺作品都面临的问题。一些面向西方和全球市场的电影里会出现很强的文化杂糅、拼贴等现象。以《卧虎藏龙》为例,虽然是中国的武侠类型,但为了迎合西方观众的审美,就借用了西方观众非常熟悉的西部片英雄形象和黑色电影中的蛇蝎美人形象。女主角玉娇龙渴望自由,拥有西方强烈的自由意识和个人主义,希望冲破封建牢笼,闯荡江湖,她的身上集中体现了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与调和。与原著小说的人物差距和影片对白的西方化,可能会让熟悉中国武侠题材的中国观众产生不适感。

《卧虎藏龙》剧照

  面对国内观众口碑两极化的现象,我觉得不用过于焦虑。一方面,随着更多更贴近目前华裔移民生活现实的作品涌现,中国观众对华裔题材的接受度在逐渐提高;另一方面,这其实也可以给国内电影制作如何打入国际市场带来启发:以国际市场为目标的跨文化电影制作,必须要给不熟悉中华文化和中国现实的国际观众一些易于接受和理解的入口,适当借鉴一些西方电影类型资源和艺术表达方式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比如刁亦男执导的《白日焰火》就巧妙借鉴了黑色电影的经典手法讲述中国故事,让西方观众能够更好地进入中国当代现实之中,并慢慢理解。(完)

  受访者简介:

  桂琳,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博士,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UEA)艺术与人文系访问学者,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新媒体文艺评论委员会委员。研究兴趣聚焦在文艺美学、影视理论等相关研究。出版专著3部,译著2部,在各类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和译文50多篇。在《光明日报》《文汇报》等报刊发表影视评论文章30多篇,被各重要媒体平台多次转载。《从长安到洛阳:马伯庸配方的复刻与消耗》荣获第七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优秀作品奖。

【编辑:刘阳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