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放飞气球后会带来什么“烦恼”?多方回应→

发布时间:2024-04-14 16:41:44 来源: sp20240414

  本周五,江苏省南京市的一处街边,环卫工人开来了平时不经常用的升降机,在主干道上拉起了警示标识。早高峰,位于路口,清理作业占据一排车道后,只剩一侧车道可以通行,极其容易造成拥堵。而造成这一系列影响的,则是路旁树上挂着的气球。

  杜芃彦负责这一片区的清理工作,经过他的计算,一棵树最少要清理40分钟,从元旦过后,连续五天,已出动了十多台高空作业车,近百名环卫工人,清理着沿街树上的气球。

  环卫公司园林管理部部长 杜芃彦:截至目前,我们清理了有百余棵树,近千个气球了。在一棵树上面,清理大概有30个气球。

  杜芃彦说,这让人处理起来非常麻烦的气球,是从元旦那天突然出现的。

  环卫公司园林管理部部长 杜芃彦:跨年夜的时候,就是人们放飞了一些气球,目前有部分落在我们林木上面,就是我们的行道树上面。

  在刚刚过去的2024元旦这天,多地“跨年夜”活动现场,在网络刷屏。在南京新街口“跨年夜”活动中,市民游客们随着新年倒计时,同时放飞了数万个气球。

  不只南京新街口商圈,杭州湖滨,数不清的气球在迎接新年的那一刻放飞,更是造成了不多见的“气球雨”。气象雷达捕捉到,从1月1日凌晨0至1点间,出现了黄色或者红色的回波,但是这一地区却没有真的降雨。无论是充满氢气或是氦气的气球,飞跃距离有限,这些带着美好愿望的气球,大多数都散落在城市的树上,造成了节后清理的烦恼。

  武汉市江汉区城管执法局江汉路步行街清扫班班长 张秀芹:不是用我的车,是用三辆的压缩车,我们平时压缩车吨数都是六七吨,那一天我们清了二十多吨的。

  除了掉落在树上,挂在了信号灯上,落入了变电站内。有的气球更是在跨年夜当天,就引起了烦恼。

  江汉路步行街上,大家自发来此放飞气球迎接新年。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气球升空的开心时刻,一声爆炸声响起。

  正在录视频的人迅速提醒周围的店铺把电源断掉,气球燃爆附近的人们惊叫不断,而远处不明情况的行人则是认为有人放烟花在庆祝反而欢呼起来。飘向空中的气球陆续又引起了两次爆炸。

  国网武汉供电公司江岸供电中心副总经理 郑超:跨年夜当晚是一串铝箔气球,市民释放的气球升空之后,缠绕在咱们电杆的避雷器,跌落至保险的部位,造成了短路引发了故障。然后故障发生之后,因为我们在跨年夜安排了大量的保电值守人员在现场,所以立马隔离了故障,并且进行了紧急的修复。

  2000年开始,江汉路步行街主干道上面架空线已经全部入地了。但是因为江汉路步行街周边是汉口的老租界,有一些文物建筑,背街支路不具备电力入地的条件,因此还是有一些架空线存在。

  国网武汉供电公司江岸供电中心副总经理 郑超:现在的气球一般是铝箔材质,实际上是一个导体,它升到天空之后,如果跟高压线发生了接触,特别是跟电力设备发生接触之后,就会形成短路。

  除铝箔材质外,气球内的氢气也起着助燃的作用,虽然早在2006年,中国气象局等有关部门,就曾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施放气球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以惰性气体取代氢气等易燃易爆气体,作为气球的填充物,并明确规定在公共场所禁止灌充、施放氢气球及其升空物,严禁在各种场合灌充手持氢气球。但因为惰性气体氦气的市场价格是氢气的数倍,在暴利诱惑下,商贩冒险加工、销售氢气球引发的事故仍屡见不鲜。对于跨年,公众的需求在面对环境和安全上,需要释放,但也同时需要引导。

  武汉市江汉区园林局绿化队队长 连建辉:有这样的热情甚至还有这样的需要,我觉得可不可以找一块比较开阔的场地,也比较安全的场地,让市民集中地释放自己的快乐。

  (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刘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