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老有所养提供坚实“医靠” 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试点效果如何?

发布时间:2024-05-19 19:08:34 来源: sp20240519

  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已达2.8亿,其中超4000万人失能、半失能,需要专业医疗护理服务。扩增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资源,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北京、山东、浙江等15个省市开展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试点。试点两年,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资源增加多少?老年人需要医疗护理该找谁?推广难点何在?

  扩增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资源 15省市试点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的调研显示,在扩增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资源方面。试点省份都制定了相应的方案,根据区域内的实际需求,通过引导转型或社会力量举办等方式,护理院、护理站等老年护理服务机构数量明显增加,比2021年试点前增加了超过2000个,整体增幅达16%。

  在创新护理模式方面,充分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试点省份通过家庭病床、上门巡诊、家庭医生签约等方式,将医疗机构内医疗服务延伸至居家。目前共计有3000多个医疗机构可以上门为居家老年人提供7大类60多项医疗护理服务项目,打通了专业护理服务到家庭的“最后一公里”,减轻患者和家属的负担。

  在探索老年医疗护理价格支付政策方面,有的地市发展与长期护理社会保险相衔接的商业护理保险,发挥政策合力,惠及更多老年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司副司长 邢若齐:在从资源上我们还是要去努力扩充,因为也看到了很多省份取得了非常好的试点的经验,并且也探索出一些好的政策的保障的经验。我们下一步可能就把这些好的政策经验在全国通过会议交流或者这种专刊的交流,各种形式向各省来推介。因为这种模式肯定不是一个单一的模式,各省还要结合自己的经济情况、人口状况、老年人口结构各方面的一个统筹的因素来考虑老年护理服务的规划的制定。

  超4000万老人需要医疗护理 难点何在?

  我国老年医疗护理服务一直以来都面临着护理资源严重不足、护理人员短缺、护理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护理服务模式相对单一、护理服务价格保障机制不完善等问题,随着老龄化程度的日渐加深,这些问题也更加突出。比如,我国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超600万,但目前仅有50多万名专业的养老护理员,远不能满足养老市场需求。

  专家认为,由于劳动强度大、社会认同低、工资待遇差,养老护理员这一岗位缺乏吸引力。加强相关配套政策的支撑保障,对于老年医疗护理服务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北京协和医学院卫生健康管理政策学院研究员 胡琳琳:一方面我们要建立完善老年医疗护理服务的价格和支付政策机制,合理制定和调整护理服务价格,体现护士的技术劳务价值。那么在支付保障方面,我们要充分发挥像基本医疗保险、基本公共卫生、家庭医生签约、长期护理保险以及商业保险的政策合力来提高保障水平。另一方面也要注重提升老年医疗护理从业人员的薪酬待遇和职业认同度,来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从事这一职业。

  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养老护理人员还存在“不好找、不好用、不放心”的问题,老年医疗护理服务的质量有待提升。

  北京协和医学院卫生健康管理政策学院研究员 胡琳琳:对于一些新的服务模式,比如说互联网加护理服务,那么未来我们还要进一步制定完善相应的一些管理制度。另一方面还要注重加强从业人员培养培训,来提高他们的专业能力和服务技能。对服务的监管也要跟上,将其纳入卫健部门的医疗护理质量监测体系,开展专项的督查和随机的抽查,来加强老年护理服务的质量控制和行为监管。

  面向社会 政府为特殊群体购买居家养老服务

  老年医疗护理服务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严重的资源不足。要加大老年医疗护理服务的供给,一方面是要在医疗机构内部挖掘潜力,还要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来增量。一些试点省份,在引导社会力量举办规模化、连锁化的老年护理机构,来盘活更多资源方面作出了探索。

  一大早,德州市德城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苏东凤接到了陈玉梅老人的电话,她迅速将老人需求转给了辖区服务商,不到半小时,服务人员就来到了老人家里。老人今年79岁,平时自己一人居住,服务人员一系列的贴心服务让老人感到十分“暖心”。

  德城区辖区内的老人只要拨打12343热线,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就可以提供包括“助餐、助浴、助洁、助医、助行、助急”六助及关爱探访在内的七大类居家养老服务。

  德城区民政部门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为60岁以上经济困难老年人、城乡分散特困老年人、脱贫家庭老年人、失独家庭老年人四类特殊老年群体购买居家养老服务,标准为每人每月150元,打造了老年人自主选单、政府买单的服务模式。目前,德城区已经引入了三家专业居家养老服务企业,并委托第三方机构监督服务质量。德州市民政系统以居家养老服务需求为导向,建立居家养老上门服务清单制度,去年全年累计服务老人14万人次以上,服务对象满意率达99.6%。

  互联网+护理 打通医疗护理“最后一公里”

  对于很多有基础病的失能和半失能老人来说,除了生活料理和普通的护理服务,更需要相对专业的医疗处置和康复指导,这也是老年医疗护理服务的短板之一。浙江等试点省市推进“互联网+护理服务”,将专业医院的护理服务力量延伸到社区和家庭。

  下午2时,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小敏和同事正赶往终末期肾病患者吴文财老人的家。出院后,吴大爷需要定期到医院检查和更换接管。但由于年纪大、行动不便,每次的复查就成了全家的“难心事”。湖州市“互联网+护理服务”启动以来,他的难题得到了解决。

  量血压、称体重、检查水肿情况,在对患者身体状况进行了解、评估后,护士小敏与同事对患者的出口处进行护理、对外接短管进行更换。

  湖州已有37家医院入驻“互联网+护理服务”平台,入驻护士2700多名。

  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 韩慧:我们护士通过个人申请,然后我们护理部组织理论操作的考核,合格之后,我们再上岗服务。我们有两个项目,常用护理技术和专科的护理技术,常用护理技术我们包括了静脉采血,然后还有肌肉注射。专科护理技术我们比如说有些伤口,对服务的要求也比较高,所以在资质有相应的要求的。

  试点病床“安”在家里 医保可报销

  国家卫生健康委老年医疗护理服务试点地区鼓励有条件的基层医疗机构探索设置日间护理中心、“呼叫中心”或家庭病床,为老年人提供日间护理和上门护理服务。深圳市试点家庭病床服务,明确13类人群可以申请家庭病床,家庭病床服务医疗费用将被纳入医保统筹基金的支付范围,按照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住院待遇的有关规定给予支付。

  深圳市民徐先生2016年突发疾病,进行了动脉夹层手术,命保住了,但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2020年以前,徐先生在一家康复医院住院四年,因为孩子上学等各种现实原因,不得不出院回家。

  2021年,徐先生的妻子了解到深圳市正在开展“家庭病床”医疗服务,她立即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随后,医院护理师对患者进行了评估和诊断,徐先生符合“家庭病床”设立条件。根据徐先生的实际情况,医院为他制定一套完整的康复方案,再由护理团队每周上门服务。

  深圳市规定,“家庭病床”服务机构为患者提供健康管理、健康监测、医疗、药事、会诊和预约转诊、安宁疗护等六大项服务。徐先生在家里得到“家庭病床”服务已经快三年,在医生、护士、家属的共同努力下,他已经拔掉了胃管,吞咽、语言功能都恢复良好。三年间的治疗费用比起在医院,也是天壤之别。

  在家中“住院”,在很大程度上也减轻了患者的费用负担。家庭病床服务只在建床时收取100元建床费,不需计算每日床位费,每次上门服务收取77元巡诊费,其余服务项目“发生多少算多少”,按承办机构对应的收费标准收取。家庭病床服务医疗费用将被纳入医保统筹基金的支付范围,按照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住院待遇的有关规定给予支付。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