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丨2020重演?拜登特朗普或许重赛引发选民不安

发布时间:2024-05-20 11:44:34 来源: sp20240520

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 题:2020重演?拜登特朗普或许重赛引发选民不安

新华社记者李洁 柳丝

当地时间3月5日,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迎来所谓“超级星期二”党内初选。据美国多家主流媒体测算,现任总统拜登和前总统特朗普分别在各自党内初选中延续并进一步扩大领先优势。媒体预测拜登和特朗普最早可能在未来数周内提前锁定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对于美国大多数选民来说,舞台上的两位熟面孔似乎都不是令人满意的总统候选人。多家机构民调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美国选民不愿意看到2020年选举重演,许多迹象表明选民并不满意甚至“感到不安”。

这张2020年10月22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参加最后一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没有选择”

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初选竞争开启近两个月来,民主、共和两党党内竞选者已多数退选。目前,拜登在民主党内几无挑战,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中遥遥领先。美国媒体纷纷预测,11月总统选举很可能是拜登和特朗普的再度对决。

“没有选择。”73岁的葆拉·史蒂文斯是沮丧的美国选民之一。

多项民调结果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不希望拜登和特朗普重赛。根据路透社/益普索民调,70%受访者不希望拜登寻求连任,其中一半是民主党人;56%受访者不支持特朗普参选,其中包括约三分之一的共和党人。加拿大安格斯·里德研究所民调则发现,只有32%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会“接受2024年总统选举的结果,无论拜登和特朗普谁获胜”。

美国马里兰大学国际和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克莱·拉姆齐表示,拜登和特朗普的再次对决将使人们越发感到美国政治体系不是为普通民众服务的。

《经济学人》周刊刊文说,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与其说是一场人气竞赛,不如说是美国选民的一场公投,然而不是投哪个好,而是选哪个“最不坏”。

“我还不知道,”新罕布什尔州选民海伦妮·黑格此前被美媒问及如果拜登和特朗普再次对决她会投票给谁时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我对国家目前的发展方向不满意。”

3月5日,选民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一处投票站填写选票。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5日迎来所谓“超级星期二”党内初选,十几个州和美国领地的选民当天为竞选人投票。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尖锐对立

特朗普2020年总统选举失败后,其支持者试图推翻选举结果,从而酿成“国会山骚乱”。卷土重来的他身陷多起刑事诉讼案,包括涉嫌推翻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封口费”案、“密件风波”案等。拜登的总统任期则始终伴随着高通胀以及一系列国内政策导致的低支持率,此外他在乌克兰危机、巴以冲突等问题上的政策立场也颇受争议。

那么,为什么在初选中,依然是这二人最有望获得候选人提名?

对民主党而言,拜登是现任总统,现任总统谋求连任是无风险的政治惯例,其执政优势能够助其掌握更多政治资源,这使得党内其他成员望而却步。另外,拜登曾在2020年击败特朗普,这也促使民主党人将其视为“最安全的人选”。拜登此前公开表示,不是非选他不可,而是只有他“才能击败特朗普”。

对共和党而言,特朗普执政期间以其反建制形象、民粹化言论以及在移民、贸易等议题上的保守政策吸引大批反建制、保守派选民群体支持。近年来,特朗普支持者群体逐步稳固,其所在共和党也趋于“特朗普化”,获得特朗普背书或者“比特朗普还特朗普”成为共和党党内人士出头的利器。

两党如今状况反映出美国政党政治极化的内在困境。近年来,美国政治中的民粹化、极端化程度不断加深,党派尖锐对立,否决政治成为常态。在这种政治生态下,候选人必须表现强硬、意识形态色彩明显,这使得愿意合作和妥协的候选人几乎难有胜算。

美国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指出,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将是“严重分裂和功能失调的”。

制度缺陷

作为独立人士,克里斯蒂安·米勒不能在4月的宾夕法尼亚州总统初选中投票。他说,就算能投票也无足轻重。这是美国选民的无奈。

“团结美国”组织的创始执行董事尼克·特罗亚诺说,初选制度未能让独立选民参与进来。在22个州的总统初选中,独立选民被禁止投票,这2400万左右的选民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最终“被迫接受党派被提名人”。

美国民众对“只能选出不受欢迎的总统”越来越厌倦。“独立人士并没有真正的发言权。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有点悲哀。”33岁的选民惠特尼·塔拉里科说。

在初选阶段,参加投票的注册选民一般只有20%左右,而且多数州采取“赢者通吃”的办法,民主党还创设了无需理会选民意愿的“超级代表”制度,这都意味着美国总统候选人实际上是两党少数人决定的。《华盛顿邮报》文章指出,美国选举制度赋予了一小部分选民巨大权力,“民主在黑暗中消亡”。

金钱主导

美国选举怪象背后是金钱的力量。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日前在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撰文指出,现在采用的简单多数投票制,加上大众初选的形式,使得初选有利于极左或极右的参选人,“而金钱在美国选举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钱从哪里来?要么自己拥有,要么去筹款。整个竞选过程被各种利益集团控制,利益集团通过资助竞选的方式来挑选自己满意的政治代理人,帮助他们赢得选战,并操纵这些人未来利用权力反哺“金主”。美国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在其官网刊文指出,少数富有捐助者主导了美国的选举。

皮尤研究中心去年10月一份民调显示,85%的美国人表示,政治竞选成本使“好人很难竞选公职”;63%的人表示,目前美国担任民选官员或竞选公职的人都是“出于自身利益,尤其是为了赚钱”。

金钱政治不只让选举变成由金钱驱动和运转的政治游戏,更加剧了社会不公。摩根大通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0%家庭占有近75%的家庭净资产。这暴露出美国社会存在严重不平等,而深层次原因是美国政府和政党长期被利益集团操纵和俘获,无法制定和实施促进社会公平的税收、产业和社保政策。

“美国人对民主运作方式的满意度创历史新低。”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今年1月调查显示,只有28%的美国成年人对美国民主表示满意,创下自1984年有调查以来最低值,甚至低于2021年“国会山骚乱”发生后的水平。(参与记者:孙丁、熊茂伶、胡友松)

(责编:崔越、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