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恢复与人工修复相辅相成(美丽中国·欣欣向荣)

发布时间:2024-02-28 18:12:23 来源: sp20240228

  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松山区三座店水库上游拍摄的阴河湿地。   李 富摄(人民视觉)

  在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拍摄的天鹅湖湿地公园及其周边城市建筑风光。   罗星汉摄(人民视觉)

  制图:翁嘉诺   数据来源:自然资源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当清退湿地养殖、清理外来物种后,福建省福州市滨海新城海岸带修复的主导权便被交给了自然。原本被鱼塘分割的水系恢复连通后,大自然展现了强大的自我恢复能力——水质越来越清、越来越净。福州东湖湿地修复一年后,植被数量由74科166属202种增加至80科176属221种,记录的鸟类总数和多样性指数也分别增加了22.8%和13.6%。这是综合运用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两种手段推动生态保护修复的典型案例。

  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深刻阐述了新征程上继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处理好的“五个重大关系”,其中之一就是“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的关系”。

  当生态明显退化时,及时开展人工修复是可行且必要的

  2021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全面启动。11.1万艘渔船、23.1万名渔民退捕上岸,将河湖还给自然,万里长江得以休养生息。如今,江豚群体出现的频率显著增加,赤水河鱼类资源量达到禁捕前的1.95倍……

  事实证明,当我们还自然以和谐宁静,自然就会还我们一片蓬勃生机。

  自然生态系统是一个有机生命躯体,有其自身发展演化的客观规律,具有自我调节、自我净化、自我恢复的能力。治愈人类对大自然的伤害,首先要充分尊重和顺应自然,给大自然休养生息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依靠自然的力量恢复生态系统平衡。

  但自然恢复也有着局限和极限,当生态系统受到严重损害或者破坏时,仅依靠自然的力量往往难以奏效。这就对人工修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给我们留下了积极作为、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广阔天地。

  河南三门峡,小秦岭深处,是“万亩矿山修复”的重要区域。为抹去几年前20多万人“淘金”留下的山体伤痕,三门峡市打响轰轰烈烈的生态保卫战,封坑口,拆设施,清运矿渣,植树种草……如今,老鸦岔金矿“1770坑口”下原本300多米长、40多米高的矿渣渣坡已显著降低,层层坡面覆盖绿树、草丛,山泉、河水清清流淌,林麝、松鼠等野生动物屡现山间。

  实践证明,当生态明显退化时,及时开展人工修复是可行且必要的。

  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相互促进,缺一不可

  如今的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岩羊不再居于深山,而是在山林间时常出见,雪豹、豹猫等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也频繁“留影”。然而,历史上受放牧和矿山开采等大范围、高强度的人类活动干扰,贺兰山生态系统一度十分脆弱。

  近年来,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积极消除矿山开采等人类干扰,实施生态保护修复工程,修复与拓展生态廊道等,并在生态修复中注重发挥自然的力量,在人工和自然的双重作用下,贺兰山再度焕发生机与活力。

  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都是对已经受损或退化的生态系统采取的行之有效的生态保护修复手段,二者既有所长亦有所短。人工修复的优点是可在短期内促进和恢复自然生机,缺点是成本高,修复后的生态系统抗干扰能力弱,稳定性与适应性较自然生态系统差。相比之下,依靠大自然的力量恢复生态,成本低,恢复后的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更稳定,但周期长、见效慢,难以恢复结构受损严重的生态系统。

  因此,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在实施人工修复时,要注重发挥大自然的力量,不断提升生态系统的多样性、稳定性、持续性;在采取自然恢复的手段时,也要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加快生态系统恢复进程。

  新时代以来,统筹运用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两种手段被越来越多地写进法律与政策。森林法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以自然恢复为主、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相结合的措施,科学保护修复森林生态系统。长江保护法规定,国家对长江流域生态系统实行自然恢复为主、自然恢复与人工修复相结合的系统治理。这些都从顶层设计上为推进自然恢复与人工修复提供了法制保障。

  积极探索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深度融合的新路子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有机统一起来,因地因时制宜、分区分类施策,努力找到生态保护修复的最佳解决方案。

  乌梁素海位于黄河“几字弯”,当地在消除不当资源开发利用活动、切断点源污染的基础上,让自然多做功,将流域生态系统治理与绿色高质量发展紧密结合起来;被誉为“长江之肾”的洞庭湖当地铁腕治污,清理“私家湖泊”矮围、电鱼等掠夺式“开发”,让自然休养生息,加快发展环湖可持续经济社会发展圈……

  中国幅员辽阔,各地自然、经济、社会条件千差万别,生态保护修复不能搞“一刀切”,必须以正确处理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的关系为基础,结合自身特点探寻适宜的治理路径。

  对于严重透支的草原森林河流湖泊湿地农田等生态系统,要严格推行禁牧休牧、禁伐限伐、禁渔休渔、休耕轮作。对于水土流失、荒漠化、石漠化等生态退化突出问题,要坚持以自然恢复为主、辅以必要的人工修复,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宜沙则沙、宜荒则荒。对于生态系统受损严重、依靠自身难以恢复的区域,则要主动采取科学的人工修复措施,加快生态系统恢复进程。城市特别是超大、特大城市和城市群,要积极探索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深度融合的新路子,让城市更加美丽宜居。

  未来5年是美丽中国建设的重要时期,生态保护修复工作必须继续坚持因地因时制宜、分区分类施策,统筹各方力量,不断优化各项工程和非工程措施,增强措施间的关联性和耦合性。以尊重自然的智慧、久久为功的韧性,不断拓宽绿水青山转化金山银山路径,让中国青山常在、碧水长流、空气常新。

  (作者单位: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研究中心)

(责编:杨光宇、胡永秋)